《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26 姐弟俩约在晚上

  “我瞅瞅管啥了,你穿不就是给人看的吗?”张福根嘿嘿一笑:“姐,你咋又换了一身啊,昨天的还是白色的呢。”
  “昨天的都被你给搞脏了。”张翠玲道:“赶紧把扇子给我。”
  “搞脏了?我就拱了几下就脏了?有那么邪乎吗?”张福根扔过去扇子,接着问:“姐,你昨天晚上有反应了吧,我看你一直都咬着嘴唇子,憋够呛。”
  “你在胡说,姐姐以后真的就不理你了。”张翠玲生气的撅起小嘴。
  “不是胡说,根本就是这么个事儿吗,你当我是傻子啊。”张福根不以为然的辩驳:“我昨天就是没摸你下面,保证是一滩水。”
  “贼小子,你是不是那种东西看多了,啥都知道。”张翠玲说道::“以后你少看点那东西,不利于身心健康。”
  “那都是知识,要不我咋能知道你下面湿乎乎呢。”张福根撇着嘴笑:“这都是书上说的。”
  “你呀,我真是拿你一点招都没有,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张翠玲白了张福根一眼:“一天到晚的瞎琢磨。”
  “姐,我陪你睡吧。”
  “滚。”
  “姐,我问你个事儿。”张福根一本正经起来:“你以前在城里跟男人睡过,现在就不想吗?”
  “想我有啥子招。我一个女孩子总不能拽过来一个男人就说我想睡觉了吧。”张翠玲说道:“哪像你小子那么邪行。”
  “你说你想,我也想,有啥不能干的呢?你老惦记着咱俩是亲戚,你啥都不想,眼睛一闭。擎等着享受不就行了嘛?”张福根不解的说道:“你不还说我的家伙大呢吗?被我干过的人都说要死了,我也让你要死一把吧。”
  “被你干过的人?你干过几个了?”张翠玲指着张福根:“不许说谎哦。”
  “就李德顺婆娘一个。”张福根深知说走了嘴,堆着一脸的笑。
  “胡扯,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昨天送林琳就啥都没干?”
  “啥都没干啊?”张福根摊着手强调:“我真的啥都没干。”
  “你啥都没干会那么长时间才回来,准没干好事儿。”张翠玲道:“快说,你们俩到底干啥了?”
  “说就说,我怕啥的,昨天晚上我送她回去后,她就要求着要干,我就干了,她留我在她那儿住,我没住。”张福根坦白交代。
  “那你跟她做那事儿的时候是啥子感觉啊?”张翠玲托着下巴好奇的问。
  “也没啥子感觉,就是捅进去,刚开始没进去的时候还挺兴奋的,后来真进去了也就那么回事儿了。”张福根心说,小姐啊小姐,你能问这个问题就说明你现在相当的需要一个男人。可是又总是不让我干,这可咋整呢。“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说女人的那儿都不一样,干着咋就都差不多呢。为啥啊。”
  “那谁知道啊?”张翠玲接着问:“那个林琳是不是特能叫啊。”
  “恩,被我干的女人都能叫,他们说我的家伙大,林琳还说了,被我的这个大家伙伺候了一回,以后跟二狗子干都不能有意思。”张福根自豪的说道:“我这大家伙可是每个女人都盼着要的,就是某些人想要有不敢。”
  “死福根,你这是拐着弯说谁呢?”张翠玲连这话的意思都听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我谁都没说,你别瞎想啊。”张福根摆摆手自语起来:“你说这么大家伙,咋就有人尝不着呢,真可惜了,听她们说,我这一扎下去,魂儿都没了,整个人都能飞起来。”
  “真的?她们都这么说?”张翠玲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恩,都这么说的,还说跟我做有被挑起来的感觉。姐,那个挑起来是啥子感觉啊?”
  “哎呀,你说男人,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张翠玲的脸蛋子通红,手上的扇子也不摇了。好像十分渴一样,吧嗒着嘴巴:“你那个家伙是怎么长的呢,那么大,真受不了,我想一般的女人也都受不了。”
  “姐,你要是还惦记着咱的大家伙,我就给你看看吧。”张福根说着就要解开腰带。
  “不行,大白天的,道上走人都能看见。”张翠玲阻止。
  “那要不咱就晚上吧。”张福根试探性的问。“晚上我给你好好的摆弄摆弄我的大家伙,你看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