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45 姐妹双飞 三人同乐(4)

  “姐,你不要啥?不要我的头花吗?”张福根明知故问,就是想一下张翠玲,自己的大家伙拔了出来,低头瞅一眼,那层裤衩子居然还塞在张翠玲的缝隙里面,上面已经斑斑驳驳的粘满了张翠玲的液体:“姐,刚才这么搞一下是不是好多了,心情好了吧。”
  “啊~~福根,千万不要在弄了,姐求你了。”张翠玲趴在炕上喘着粗气:“你最天晚上不是都搞了姐姐一次了吗?”
  “那算啥啊,我今天在乡里还搞了一次呢,那不是照样没过瘾,姐姐,你就让我来一次吧。”张福根把用手拽出来卡在张翠玲洞穴里面的裤衩子:“咱有药,这次咱不怕了。你穿还这么少,你就让我干一次,就一次,干完了我就去陆海家吃饭去。”
  “不行,福根,这次姐姐说啥也不让你搞了。”张翠玲只能在嘴上坚持着,身子被跟牛一样的张福根压着,自己咋的也弄不过他。“你要是再搞我的话,等你二叔二婶回来我就跟他们说。”
  “你说呗,我才不怕呢。”张福根哪里肯定张翠玲的,他就知道张翠玲不会把这件事声张出去的,她是个好面子的人,张家的人也都好面子。“我就不信你能把咱俩在一起乱搞的事情说出去,我用的我大家伙干了你的小嫩穴,你好意思说?”
  “福根,姐真求你了,饶了倒姐好不好,再干我几次,我就更想男人了,你帮姐考虑一下好不好?”张翠玲跪在炕上求饶,身体在张福根两只手的下,显得越来越僵硬,越来越难以控制。
  “姐,你要是真的想男人的话,你就找我好了。”张福根用自己的大家伙插到张翠玲的下面,轻轻的探到了她的裤衩子于身体的交界处,偶尔还能碰触到几根细小柔软的毛毛,用家伙的头在她的腿根上摩擦了几下后,张福根的家伙担在了裤衩边上,身子往旁边一带,大家伙就顺着裤衩子的边上慢慢的滑了进去,歪歪斜斜的就顶到了张翠玲的玉门上,张福根也不敢犹豫,不敢怠慢,噗嗤一声就刺了下去,这一下就感觉那里被张翠玲夹的紧紧的,跟第一次进去苏巧云的身子一样的紧。
  “哦~~~~”张翠玲的头微微抬起,咬着嘴唇一阵轻身浅叫:“福根。你,你,不可以,可以这样。”
  “我咋就不能这样了,别的男人都行骑着你,我就也要骑着你。”张福根从裤衩子旁边进入后尝到以前没尝到了甜头,不光紧巴巴的夹着舒坦,自己使劲的这么一,家伙蹭着她的裤衩子发出沙沙的响声,好像是在为他伴奏一样,几下捅下来,张翠玲已经浑身无力的卧在炕上,只有任张福根摆弄的份儿了。
  张福根也在此时抽回来了双手,跪在张翠玲的屁股后面,双手兜住她的腰部,一通猛的。
  “哦~~~~~~~啊~~~~~~~”
  不知道干了多少了来回,张翠玲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充斥着整个房间:“哦~~~~~福根啊,这次千万别射到姐姐的立面了,一定,一定要拿出来射。”张翠玲也感觉到更舒服,张福根的家伙直接捅在了自己充满褶皱的洞壁上,再顺着洞壁慢慢的滑进来,那感觉,妙不可言。
  “知道了,这次肯定不射在你的立面,一定拔出来。”张福根嘿嘿一笑,看来又一次征服了一直都疼爱自己的姐姐。
  此时张福根放慢了速度,倒不是因为自己很累,而是他想多玩一会儿,能跟张翠玲这样胡搞的机会不多,以后可能就没有了,不好好的享受一下都对不起自己好不容易才扎进去的大家伙。
  “福根啊~~福根。”陆海的声音在张翠玲的门外响了起来,紧跟着就是大门砰的一声巨响,人进了院子。
  两姐弟同时一愣。
  “还不赶紧下去,来人了。”张翠玲一楞后马上反应过来。
  “哦。”张福根意犹未尽的拔出自己的家伙,心里暗骂:死陆海,你个老杂毛,耽误了老子的好事,等一会儿去你家干你的闺女。拔出家伙后张福根慌忙的把自己的家伙塞进裤子里面,拉链也没拉,嗖的一下就跳到了地上。
  张翠玲更简单,身子一直,裙子往下一撂,根本看不出刚才乱搞过的痕迹。
  “福根,就知道你在这,吃饭了。”陆海在俩人都收藏起家伙后闯了进来:“等着你呢,快着点,哎,你们姐俩脸咋都这么红啊?”
  “天儿忒热了吧。”张福根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过来搂着陆海的脖子:“今儿几个菜啊?”
  “你去了你就得了知道了吗。哎,今儿这天是够热的了。”陆海把着自己的衣领子甩了几下:“走,喝酒去。要不翠玲也一起去吧。”
  “不去了,我看家呢。”张翠玲笑着说道:“你们去吧。”
  “走。”陆海前面带路,一抬脚出了屋子。
  张福根磨蹭了一会,看着陆海从窗子下面经过后,这才瞧瞧的说道:“姐,刚才舒坦吧,我跟你说,这次我真的没打算射到你的身子里面。”
  “你还说?”张翠玲的脸被张福根这么一说,就显得更红了,盯着张福根双眼迷离,似乎也有种还想接着整的冲动:“你不能在射到姐姐身子里面了。”
  “恩,下次不会了,我拔出来射在你的身上。”张福根笑了:“不过今天是铁定不成了,喝完酒我睡一会儿,晚上去林琳家潇洒去。”
  “还有下次?”张翠玲怒道:“没下次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不能再射到姐姐身子里面了吗?”张福根不服气:“这就是说还有下次,下次吧,过两天我养养,一定整的你魂飞魄散。”
  张福根一溜烟的跑去了陆海家里面,一眼就瞅准了跟陆小梅坐在一起的女孩子们,有陆小雅,还有自己的几个小学同学。个顶个的好看,张福根迈着步子就朝着那张桌子走了过去。
  “福根,福根你坐这。”陆海愣是把他拉到了主桌上,这里坐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乡村名流,张福根知道他就是冲着自己手上二十几张选举票来的。
  坐下来众人端起了杯子,喝了一杯啤酒,之后是爱喝白的倒白酒,爱喝啤的倒啤酒,张福根倒了一杯啤酒,他还惦记着上次在厕所看见陆小梅的场景,不知道这次多喝点啤酒还能不能看到陆小梅撒尿。
  喝了一会儿,张福根起身离去,他的心思一直都在那一桌子的女孩子身上,要是能上去成功的勾引上一个,以后不是又多了一个捅的伴侣了吗,就是勾搭不上,随便占一点便宜也是很好的。
  “美女们,我来了。”张福根吆喝着就坐在了陆小梅跟陆小雅的中间。
  “哎呦,这不是张福根吗?”对面的一个隔壁村的老农村果然是目光如炬,一下子就认出了张福根:“你咋越长越磕碜了呢?”
  张福根摸摸自己的脸,笑着说:“没有女人滋润咱们呗,你瞅瞅我脸上这褶子,要不你过来亲两下,帮我滋润滋润?”
  “少臭美了你。”
  众人一阵大笑。
  “你咋子还跑这桌上来了,我看我爸刚才叫你去他那桌了。”陆小梅说道:“咋?想过来勾搭一个媳妇啊。”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相中我的了。”张福根端着酒杯倒了一杯啤酒:“咱这德行,你们谁要是把我领家去,别说带回来的是人就成。”
  女孩子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张福根心里就琢磨,你们就笑吧,一会儿就都不用得瑟了,指不定冲你们谁下手呢。
  “福根同志,你这啤酒得少喝啊。”陆小梅自然是另有所指:“喝多了不好。”
  “我知道。”张福根凑到陆小梅的身边,在她耳根子上悄悄的说:“你放心好了,就是喝多了也不再看你了,你那点玩意儿我都看遍了。”
  “没个正行!”陆小梅推开张福根。
  “喝酒,喝酒。”张福根端起酒杯张罗了一圈,众人也都纷纷举起酒杯,唯独陆小雅笑嘻嘻的看着大家吵吵嚷嚷。“你咋不喝呢?”
  “我不喝酒,从来都不喝的。”陆小雅回道。
  “喝点没事儿。”张福根自顾自的干了一杯,众位小姑娘紧随其后。
  郭兴旺这时再看陆小雅,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丫头换了一身裙子,她是咋换的呢?在哪换的?她的裙子跟别人穿的不一样$第*一*文*学*首*发$,不像是他们清一色的穿短裙,人家穿的可是连衣裙,低头偷偷的瞄了一眼,裙子刚好到膝盖处,膝盖下面的部位一览无余,如玉藕般的美腿自然的垂在凳子前面,两只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使人即使是钻到桌子底下也无机可乘,脚上是一双朝气蓬勃的白色运动鞋,映衬着晶莹嫩美的美腿,看的叫人冲动。
  “喝酒喝酒。”张福根抬起头依旧是张罗着喝酒,同时挨着陆小雅的手不经意的碰了一下她的腿。她没反应,这使得张福根的酒差点就喷出来,难道她也很享受?于是壮着胆子把手放在了她的腿上,还是没有反应,我的妈呀!有戏啊,张福根的手顺着陆小雅的腿就慢慢的慢慢的滑了上去。心里还合计,要是能让老子再干一个处子就爽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