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46 姐妹双飞,三人同乐(5)

  张福根在酒桌上跟众人嘻嘻哈哈,桌子下面的手却在陆小雅的身上不断的进行着骚扰。
  “那个谁,隔壁村的,我想想,你叫木青吧,姓啥子我就给忘掉了,听说你订婚了,真的假的?”张福根跟对面说自己越来越磕碜的那个女孩子打招呼。“找了一个啥样的人家啊?”
  “总之比你好就是了。”木青笑着说:“像你这么磕碜怕是找都找不着了。”
  “你也就是开玩笑吧,我还磕碜,你问问陆小梅,我磕碜吗?”张福根把难题抛给了陆小梅,心说,你看过老子的那家伙,有那么难看吗?是不是老大了。
  “这个,这个还真不好说。”陆小梅知道张福根的居心叵测,不过大伙都是多年的老同学了,开开玩笑还是可以的。“既然你这么说,我也知道昧着良心撒谎了,张福根一点都磕碜,长的跟一块木头棒子似的。”这句话一来算是开个玩笑,二来也就是暗示张福根的那家伙大,硬。
  “就是,我就是跟木头棒子反似的,陆小梅看见过,你们这不也都瞅着呢吗。”张福根抿了一口酒说道:“我估计就你现在这体型,就是结婚了,你家的那口子也伺候不好你。”
  “咋子能这么说呢?他伺候不好我,你能伺候好我啊?”木青喝了一点酒,借着酒劲跟张福根开起了黄玩笑:“我还不知道你,长的瘦了吧唧的,怕是你也不成吧。”
  “成不成那要咱们面对面的干上一场才能知道,我倒是你那身子骨受不起呢。”张福根想你不害臊?老子要不给你整害臊了,就不姓张。“你没见过几回男人的家伙啊,咋知道啥子是大小,我跟你说,别看我人瘦,能用的地方厉害着呢。”
  “你有多厉害啊。”木青居然还没害臊,主动的问张福根家伙的尺寸:“你有多大啊?”
  “多大,这么跟你说吧,你看以后一定吓一跳。”张福根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要是不相信的话你过来摸摸。”
  “我摸你东西?我怕脏了我的手。”木青总算是知道这玩笑有点开过了头,脸上荡起了一阵红晕。
  “那这样吧,我过去让你看看。”张福根说着就站了起来,要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福根,你干啥子呢?”一边的陆小梅看不下去了:“你咋子能这样啊,人家还是黄花大姑娘呢。”
  “扯淡,你瞅瞅她那副如饥似渴的表情,就知道她现在巴不得的看我的家伙呢。”张福根坐了下来,挑衅的朝着木青扬了扬眉:“咋样?敢看吗?”
  “我不敢,我怕看了烂眼睛。”木青笑着喝了一杯酒:“你也就是在我们面前逞逞强吧。你跟陆小梅试试,人家可是见多识广的大学生。”
  “是吗?大学生咋了?她还敢看我的家伙啊。”张福根冲着陆小梅要解腰带:“见多识广的大学生过来瞅瞅吧。”
  “别别,别。”陆小梅急忙抓着张福根的手:“我这儿正吃饭呢,你想我恶心死啊。”
  “你瞧瞧,连大学生都害臊了。”张福根得意的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女孩子,就是这样,装清纯,没有大家伙顶着你们呢,要是真放在你们下面那个嘴边上,我就不信你们还都这么消停,早就自己个冲上去了。”
  “行了,行了福根,别说这些事儿,大伙都怪不好意思的。”陆小梅再次站出来为大伙解围:“说说你的事儿。”
  “我的事儿?我啥子事儿啊?”张福根问:“说吧,你想了解我哪儿?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我都能让你全面的了解一下。”
  “林琳嫂子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啥样子?听说老好看了。“陆小梅问。
  “也没那么邪乎,就跟你这么好看吧。”张福根偷偷的瞄了一眼陆小雅,她也正偷偷的瞄着自己,俩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马上陆小雅就低下了头。:“昨儿跟人家姑娘见了一面,人家也不嫌咱穷,好像是能有点戏。”
  “是吗?那你就福气了,我可听说,咱们村的不少小伙子都盯着那姑娘呢,只要这边看不上你,那边那些小伙子一准一窝蜂似的冲上去。”陆小梅拍拍张福根的肩膀:“你可得加把劲儿啊,别给咱们老同学丢人。”
  “你放心吧,绝对没问题。”张福根拍着保证:“坚决拿下!绝不放过。”
  “那就好,那我们可就等着喝你的喜酒了。”
  “好啊,喝酒喝酒。”张福根的手在众人的不注意下再次放在了陆小雅的上。
  起初陆小雅还真以为是张福根不经意就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也没在意,可后来他竟然在她的腿上摸了起来,而且那双手一直往自己合拢的双腿中间的那道缝隙里扎,陆小雅是个腼腆的姑娘,不好意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事儿,所以只能忍着,尽量挪动自己的双腿,但是张福根的手步步紧逼,一路上跟着陆小雅的腿,陆小雅没办法了,只能望向陆小梅,希望她尽快伸出援助之手,可是陆小梅正在跟这群同学唠的疯狂起劲儿,压根就没她这边瞅。
  张福根更加的得意,手指顺着陆小雅的两腿之间就慢慢的探了下去,手尖放在她腿的缝隙中,作为一个支点,之后手臂一用力,很轻松的就分开了陆小雅的两条,手在她的内侧摸了几下,她的腿像丝绸一样光滑柔软,像刚出生的婴儿般细嫩,尽管陆小雅此刻想摆脱张福根,但是碍于坐着一桌子的人,陆小雅始终都没有勇气开口说话,只是能偶尔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想拽出张福根跟钳子一样的大手,几次下来都是无功而返。
  张福根也就越加的放肆起来,挪着椅子往陆小雅的身边又靠了靠,几乎是自己的身子已经快要贴在了她的身子上,手在她的上摸索了一番后,张福根做了一个更大胆的举动,滑到陆小雅的玉门之外,先是拨弄了几下她寥寥几根的毛毛,接着又弄了弄她从裤衩子缝隙扎出来的小毛毛,张福根的手越发的感觉有点湿呼呼的,不用想也知道是陆小雅的生理上有了敏感的反应,像她这种还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女孩子一般都要比别的女人要敏感上许多,因为第一次被男人碰到自己的那里,陆小雅只感觉有点天旋地转的意思,那种感觉也说不上来,总之跟张福根在车上抓自己的玉兔一样,让人几乎是无力拒绝。
  张福根的手摆弄了一会之后,顺着陆小雅的裤衩边上就探了进去,直接按住她的两瓣花蕊,猛的用力揉搓几下,花蕊很自然的张开,欢迎着张福根的魔爪进入。
  陆小雅皱着眉头,抓住张福根的手,冲着他轻微的摇了一下头,示意他不要再搞下去了。
  张福根点头,那意思是,我就在这摸摸就成,你别叫人看见。陆小雅会意,身子趴在桌子上,以挡住所有的视线,面对着张福根的强行进来,她也是无计可施,又不能把他的手拽出来,所以只好装作啥子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硬挺着让张福根玩弄。
  张福根的手再分开陆小雅的两片花瓣后,还真就没有捅进她的玉门,他清楚陆小雅还是处子之身,不能用手指头弄破她的那层薄膜,要搞破也得用自己的大家伙真枪实弹的插进去,两根手指分别将陆小雅的两片花瓣朝外按倒,指尖在上面轻轻的摩擦,没用上多大一会儿的功夫,陆小雅的两片花瓣像是冲了气的气球一样,竟然慢慢的膨胀开来,使原本只感觉嫩嫩的花瓣不但细嫩异常,而且略显有些光滑,虽然是看不见,张福根心里断定,这一定最嫩的小家伙,她的岁数要比苏巧云小很多,花瓣一定比她的还要漂亮上不知道多少倍。
  陆小雅轻轻的碰了一下张福根,不想让他在搞下去,张福根何尝不知道陆小雅的意思,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张福根$第*一*文*学*首*发$就知道她早就受不了了,要不是这里的人多,她肯定早就主动找自己要了。张福根不能在这个时候停手,他玩的正在兴头上,岂能善罢甘休,手向上一动,按住了陆小雅的玉门上面的黄豆粒大小的一个小小的肉球,张福根在书上看过,这是一个女人全身最敏感的部位,据说只要把这里给弄好了,女人就任由你摆弄,想干啥就干啥,张福根故意自己的摸了一下,陆小雅的相对要比其他人的小一些,而且好像是要浅显一些,不过很圆滑,这一点要比那些女人都强的多了,张福根的手在她的那小小的黄豆粒上按了一下,接着一阵揉搓。
  此时只感觉陆小雅的身子在一阵阵的颤栗,咬着牙双眼眯成一道缝盯着张福根。
  “爽吗?”张福根张开嘴巴,说了一个爽吗两个字的口型。
  陆小雅摇摇头,把手伸了过来企图阻止张福根,张福根一瞅,你还想不让摸,这可不成,于是加快了速度,陆小雅的手走到了一半就顿住了,急忙抄起饭碗挡着自己的脸,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急需男人插进去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