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54 帮姐姐那里灭火

  “不要啊。”女孩子此时又来了气力,狠狠的推着王光棍的身子:“你不能这样,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你这么做我以后咋见人啊。”
  “黄花大姑娘?”王光棍更来劲儿了:“没想到老子今天也能玩一回儿真的大姑娘了,死了都值。”说这话按住女孩子的两只胳膊,使劲的扯开她残留在两腿之间的最后一丝布料:“老子就要祸害一个黄花大姑娘。”
  “你。不是人。”女孩子的身子被王光棍完全控制住,嘴里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你喊也用,这是我家的前面,我听不着就谁都听不着。”王光棍的大嘴朝着女孩子的嘴就贴了过来:“我先尝尝你这个黄花大姑娘的嘴巴甜不甜。”
  “恩~~~。”女孩子闭着嘴扭着头,争取不让王光棍亲着。
  “还挺烈性,我就得意你这张样的。”王光棍的脑袋跟着女孩子的脑袋左右摇摆。:哎呦~~。
  王光棍捂着自己的下面蹲了起来,原来女孩子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一脚揣在了他的小弟弟上。
  “你还真敢踹我啊。”王光棍靠女孩子站起来的时候从后面抱住了她:“我今儿非得让你尝尝我的家伙厉害。”
  “你~~~。”女孩子拼命的扭动着身子:“你赶紧放开我。”
  “放开你,想得美啊,放了你我干谁去啊。”王光棍把女孩子的两只手用一只胳膊抱着,自己的另一只手伸到女孩子的下面玩着她的两片花瓣,同时自己的小家伙也慢慢的凑了过去,只要一挺,相信这个女孩子的清白就没了。
  刚好在此时张福根看清楚了女孩子的脸,这不是陆小雅吗?!这还了得。
  “王光棍,你干啥呢?”张福根大喊一声冲过来,一脚就把王光棍踹到了一边:“你赶紧滚,我就当啥都没看着,要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
  “张福根,你等着,我饶不了你。”王光棍很害怕张福根,拎着裤子疯逃了出去。
  “你没事儿吧?”张福根抱着陆小雅:“他有没有把你咋样?”
  “没事儿。”陆小梅带着哭腔扑进张福根的怀里:“刚才好悬了。”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要不是张福根刚才跟陆小梅激战了一番,这会儿就算是钻进自己的狼窝了,他可不会像王光棍那么温柔,直接就骑上去先插几下再说。
  “福根哥,你真是个好人。”陆小雅抽泣了几下:“你不会为难我吧?”
  “说啥呢?我要是想干你的话,早就出手了,那,赶紧把衣服穿上回家吧。”
  俩人出了苞米地后,张福根问陆小雅:“你咋跑这边来了呢,要不是我闲溜达,你就报废了。”
  “早上起来我没啥子事儿干,就出来溜达了。”陆小雅如实的回答:“谁成想碰着他了,他说他婆娘在苞米地里晕倒了,让我帮着扶出来,我瞅着他怪着急的,就跟他进去了,没想到。”
  “行了,这事儿回去你也别说,看你叔真收拾他,一个老光棍,咱甭理他。”张福根拍拍陆小雅的肩膀:“成了,你回去吧,下午村委会选举,我还得去瞧热闹呢。”
  “恩,福根哥,谢谢你。”陆小雅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丝温柔。
  “谢啥啊。”张福根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自个就这么成了一个好人,还这蹊跷,不过当回好人还挺有成就感的。“你回吧,加点小心。”
  “哦。”陆小雅冲着张福根笑笑,一个人飞奔而去。
  “真带劲儿,连跑步都这么迷人儿,要是老子能骑着她干一场就好了,处子就是处子,咋瞅都带劲儿。
  张福根到了村委的时候,很多人都去了,三年一次的大选举马上就要开始,乡里也来了人,村里的老老少少几乎都在那儿。
  等了一会儿选举开始了。选举采取的是不记名投票,只要把你想选的人写在纸上,然后扔到乡领导面前的那个玻璃箱子里面,人走,都投了票之后就开始计票,谁的票最多,谁就是村长了。
  有人给大伙都分了选举票,每口人一张票,一次的选举权利,张福根接过了张家的所有票,握在了手里。
  刚要填名字,村委的大门被人踹开,吴大疤带着一群人晃晃荡荡的走了进来,跟乡里几个人先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喊道:“你们都别怕,我是来凑热闹的,我看看都谁参加了选举啊?哎呦这么多人名呢。”
  众人都低着头要填名字。
  “慢着,别着急啊。”吴大疤挪到了陆海的身边说道:“我看看你都选了谁了。”说着抢过他手上的票,皱了一下眉头,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你咋这么不要脸呢,自己选自己。”
  “我选谁干你啥子事儿啊?”陆海被打的楞模楞眼的。
  “改,选你就不成,不改老子削死你。”吴大疤晃动着拳头:“你改不改?”
  “改,改。”陆海低着头涂了一个名字。
  ‘啪啪。’吴大疤上去又是两个耳光:“李德顺不行,他干不了这个村长,重写。”
  陆海憋着气又写上去了一个名字。
  吴大疤上来又是几个耳光:“你***会不会选啊,不会选就给我滚蛋。”
  “那你要我选谁啊?”陆海捂着脸,这半拉脸蛋子都叫吴大疤给削肿了。
  “你接着选,我哪知道你选谁啊?你们不都是自愿选举吗?跟我没关系啊。”
  陆海又挨了数次的打,直到最后填上了张福根的名字,这才没有挨到。
  “张福根?!”吴大疤故意大声的念了几遍,满意点点头,在那些还没有选的人后面溜达着。
  这些人谁不知道咋回事啊,一个个都填上了张福根的名字。
  结果出来了,张福根全票通过,就***没一个反对的。
  乡领导对吴大疤的行为不闻不问,装作没看见一样,最后在上面宣布:“本次村民大会一致选举通过,张福根为新任的村长。
  下面的人连个屁都不敢放,有吴大疤在,谁敢撒野啊,乡里的领导都没说不行呢。谁还敢顶风上。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张家,一片热闹,张家的老两口子当时就不知道咋的好了,幸好二叔在一边提醒,赶紧张罗几桌,叫老百姓都过来吃饭啊,咱家福根出息人了。
  一时间,张家热闹起来,众屯邻都过来帮忙,吴大疤在帮着张福根选上村长后大摇大摆的跟着几位乡领导回乡里庆功去了。
  晚上,张家酒宴开始,大伙纷纷祝贺张福根,张福根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就干上村长了,看来吴兰这丫头还真有两下子。
  夜间酒席散去,人们也都回去了,二叔跟二婶子还有张福根的爹妈因为高兴又陪着客人喝了很多的酒,老早就都躺下睡了。
  空荡荡的院子里只有张福根跟张翠玲在收拾着酒席。
  “福根,你真行,一下子就选山村长了。”张翠玲夸着张福根:“这才像我弟,像你这么年轻的村长,咱乡里你都是头一个呢吧。”
  “是吗?哈哈。”张福根咧着大嘴傻笑,想想自己以后也能跟陆海似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就开心:“姐,我这回厉害吧。”
  “厉害。”张翠玲点头:“你可算是给咱老张家争气了。”
  收拾好了桌子,两个人做在院子的凳子上唠嗑。
  “姐,我当上了村长,你也到村委会里边来吧,我给你安排一个妇女主任咋样?”张福根拽过张翠玲的手拉着:“咱姐俩以后就能在一起干事儿了。”
  “你以为村委会是你们家的啊,你想要谁进去,谁就能进去。”张翠玲抿着嘴笑:“你姐我可没那本事。”
  “你咋没那本事了,在我眼里边你比谁都有本事,你是最有本事的。”张福根在张翠玲的脸蛋子上亲了一口:“姐,我明儿就把你整村委会里去。”
  “得了吧你。”张翠玲捂着自己被张福根亲着的脸蛋低下了头:“我大爷大娘都在屋子里呢,你就不怕他们看见啊。”
  “看见啥啊,都喝多了。”张福根顺势把张翠玲搂在了怀里:“姐,你还想不想那事儿了,这两天有没有琢磨着啊。”
  “我才没想呢,那事儿有啥子好琢磨的。”张翠玲把脸扭到了一边,也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啥子原因,她就感觉自己的脸很红,红的有点发烫呢。“哪象你啊,天天没事儿就瞎琢磨。”
  “我琢磨咋了,那男人没事儿琢磨一下女人就不成了?”张福根的嘴巴放在张翠玲的耳根子上:“姐,你们女人的那里生来不就是让我们男人插的吗?要不为啥我们男人的是跟棒子,你们女人那儿就是一个窟窿呢。”
  “你胡扯子啥哦。”张翠玲感觉她的耳根部在张福根的一阵喘气中带动着自己的全身都痒痒的麻麻的。
  “姐,我跟你还胡扯啥啊,我都看出来你心里边有我了,你看我给你买的头花你还戴着呢……”张福根的手隔着张翠玲的衣服压着她的两只兔子揉搓了起来:“姐,我再干你一次吧。”
  “恩~~~~~~。”张翠玲轻声的沉吟了一下,身子一颤:“福根,你咋子就想着要搞姐呢,你这下当上了村长,村里的姑娘还不随便让你搞啊。恩~~~~~~。”
  “我就想要你,我就想搞你。”张福根穿着粗气把手伸到了张翠玲的衣服里面,这次张翠玲没有阻止,八成是酒精在作怪,张福根的手一下子就插到了张翠玲的罩子里面,捏着她的小兔子头头就搞了起来。
  “哦~~~~~~~~福根,福根,你别。哦~~~~~~。”张翠玲嘴上说着,可身体一点都没有反抗,尤其是她的腰部不断的前后耸动着,好像是极其需要张福根的插入一样。
  “姐,我又想干你了,我的大家伙又硬了起来。硬了。”张福根的手滑倒了张翠玲的玉门,再她的裤子外面,用力的往里按了按:“姐,咱现在就干吧,我一定把你干的飞起来,让你再尝尝我的大家伙。”
  “哦~~~~~~~~。”张翠玲在张福根娴熟的手法下,早就蜷缩成一团:“福根,哦~~~~~你真想插姐啊~~~~~~。”
  “恩,我想。”张福根应声,手在她的裤子外面越加用了的按了一下:“姐,你那里现在都湿了吧,那我大家伙正好能扎进去。”
  “哦~~~~~~~~福根,哦~~~~~~~别摸姐了,姐坚持不住了。哦~~~~~~”张翠玲的手抓着张福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裤腰位置:“福根,姐也想要~~~想要你插我,哦~~~~~~~。”
  “我也是,好热啊。”张福根说了一声,浑身都燥热起来。“姐,你的那里有多湿啊?”
  “老湿了。哦~~~~~~~福根,我也热,你帮姐脱了衣服吧,哦~~~~我好热啊。”张翠玲闭着眼睛依偎在张福根的怀里:“热死我了——热~~~~~~~~。”
  张福根的手轻轻的解开张翠玲的衣服扣子,一个个的解开后,顺着她的玉肩将她的外面小衫脱掉,然后拽下张翠玲的罩子,把她的一个大兔子含在了嘴里:“姐,你还热吗?”
  “热,哦~~~~~~~我下面也热,好热啊~~~~~。”张翠玲的手伸进张福根的裤子里面用力的揉搓着他的大家伙:“福根,你的家伙又大了~~~哦~~~~~~~。”
  “姐$第*一*文*学*首*发$它一看见你就大,总是这样。”张福根用自己的家伙拱着张翠玲的手:“你的手好嫩啊,你一摸着它它就大了。”
  “是吗?哦~~~~福根,姐下面热,你帮我把裤子也脱了吧。”张翠玲凝眉锁目:“我热的快受不了了。”
  “好。”张福根抽出张翠玲的裤腰带,蹲在她面前就把她的裤子撸了下来,张翠玲露出来的玉门已经溪水泛滥,彷佛抗议着她要一个大家伙进来捅着。张福根揉了揉张翠玲的两片花瓣:“姐,你这里好多水啊,你里面一定很热吧。”
  “恩,姐里面忒热了。哦~~~~~~~福根,姐像是快要着了火一样,你快帮着姐姐灭火吧,哦~~~~~~~~。”张翠玲搂住张福根的脖子,往回带,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帮姐灭火。哦~~~~~~~。”
上一篇:053 钻进苞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