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76 【水盆中@双飞】(上)

  张福根听着年轻女子的话,在房上再也趴不住了,心说这不就是现成的男人吗,我大家伙的粗度跟硬度一定让你百分百的满意,于是身子一滑,跳到了水盆旁边,略带笑意的说道:“我带来了现成的家伙,好好的伺候你一下。”
  “你是谁啊?”年轻女子看着张福根,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身子,两只手同时的护住了上面和下面:“你咋子过来了。”
  “我听你说想要男人的大家伙,我就过来了。”张福根哈哈一笑,蹲在了水盆的边上:“你们刚才玩的可真够劲儿啊,我来陪你吧。”
  “姐,他是谁啊?”年轻女子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娘们:“他咋子还过来了,咋办啊?”
  “他就是张福根,我跟你说的那个大家伙的小伙子,现在是村长。”娘们哪里都没护着,痴痴的看着张福根。
  年轻女子听完娘们的一番介行绍后,眼睛也转向了张福根的那里,果然见到一个大包。很大的那种,随即又低下了头。
  “别怕,我这大家伙就是用来给你们女人的小缝吃的。”张福根从裤缝中掏出了自己的大家伙,趁着女孩子不注意就在她的胸上顶了一下:“咋样?够大吗?”
  “啊。”年轻女子本想租住张福根的,可一伸手却不偏不倚的抓住了张福根的大家伙,确实是很粗壮,比她想象中还要粗壮的很多。当时浑身就麻酥酥的,眼睛也有点攒花。
  “你干啥子抓着我的大家伙不放手啊,你想吃了它吧。”张福根一笑,抽出腰带就脱下了裤子,又在两个女人的惊诧中撤掉了衣服,整个人完全的暴露在两个人的面前:“咋样?这家伙还算是够个吧,你们姐俩的小窄缝缝是不是想要了啊。”
  “你想干啥子啊?”年轻女人彻底的惊呆了,她没想到张福根居然在她们的面前把自己的扒的:“我们姐俩可洗澡呢,你想干啥子。”
  “一起洗啊。”张福根跳进了盆子,抱住了年轻女人:“我瞅着你长得不错。”
  “你放开我,你这是要干啥子啊。”年轻女子推着张福根的身子:“你出去啊。”
  “我出去干啥啊,我就是来洗澡的,来,我帮你搓搓。”张福根的手在年轻女子的身子开始胡乱的游走起来,她的皮肤很是光滑,而且白嫩白嫩的,摸的张福根更想把自己的大家伙扎进去了。“我帮你洗洗下面吧。”
  “不用,恩~~~不用。”年轻女子的手晚了一步,没等伸到自己下面的时候,张福根的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玉门最里面,干净的指也已经轻轻的碰触到了自己的最里面的柔软,年轻女子当时就身子一软趴在了水盆边上。
  “我帮你洗的干净,刚才你么姐俩干的那些事我都看着了,这种事没有男人怎么能玩的开心呢。”张福根的手指宛若一条蛟龙一样在她的玉门里面腾空而起,兴风作浪。把她玉门里面渗出的那点液体都搅的天翻地覆,顺着张福根手指的进进出出而流到了外面,于干净的清水混在一起。
  “不,恩~~~~~要,恩~~~~~,张福根。恩……”年轻女子抖动了几子,在张福根的剧烈翻腾下,她的身子彻底的瘫软。像是一条小蛇一样在张福根的手指下剧烈的随之颤抖,在水盆中一扭一扭。
  “不啥子啊,你想要了是吧。”张福根洋洋得意的笑着:“你看看你姐姐,人家看我的家伙就流口水,你咋就不想要呢。你肯定是想要了。”
  “恩~~~~~我,真的,不行,恩~~~我比你大。”年轻女子试图摆脱张福根,可是每一次的挣扎都让张福根更兴奋,也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快感。
  “你什么比我大,你那里啊,好小啊,只要我的大家伙扎进去,你那里都得胀开。”张福根用自己的大家伙在她的屁股上蹭了几下:“大美女,想要了吧,一瞅你就是身经百战,咱俩干干正好。”
  年轻女子彻底的老实了,自己的那点力气都放在了叫声上,她的确是身经百战的熟女。也就更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她不像是处子那样能控制住自己,一旦被男人弄了之后就会动弹不得,如果男人的手法很好,是个高手,一定会激起她对男人大家伙的渴望,张福根就属于这种人。
  “咋子不说话,不说话就是想要我骑着你了。”张福根抽出自己的手指从后面抱住年轻的女子,手指在她的嘴巴前晃了晃,然后顶在她的牙齿上,年轻女子识趣的张开嘴巴,用舌头把张福根的手指卷进了嘴里,在她的一番精心舔弄下,张福根手上沾满的那些她下面出来的液体都被她咽进了肚子里面。
  “你的胃口真好啊。”张福根挺着自己的家伙在她的玉门后扎了扎,每一次都正好的扎在她的洞壁上,就是不进入,如此反复做了几次。
  “恩~~~~~好。哦~~~~~··。”女子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别糟蹋我妹妹,要祸害就祸害我吧。”一旁的娘们还算是够义气,伸手握着张福根的家伙就送到了自己的玉门口,然后搂着张福根的屁股用力往回一带,扑哧一声,家伙的撞击在水面上激起了一点点的浪花。
  张福根这边当然知道娘们就是冲着自己的大家伙来的,他不能错过骑年轻女子的机会,两个娘们他都想要,于是抱住女子放在自己的身边,手径直的按住她的黄豆粒。
  娘们是异常的凶猛,来来回回不辞辛苦的带动着张福根的身子。
  “你现在想要了吗?”张福根贴着女子的耳朵说:“你看看你姐玩的多好啊。”
  “恩~~~~~~~~~~~有我姐就够了,你饶了我吧,我不想跟你做啊,我有男人了的。”女子说这话的意思是求饶,不过张福根听着就是想要的意思。哪有说的这么放荡的不想要的。
  “好啊,那我就饶了你,不过你要让我在你的小缝中扎一扎。”张福根伸出舌头在她雪白的玉颈上舔了舔:“要不然我就赖上你了,到处跟着你,还跟你对象你说你叫我睡了。”
  “不要,恩~~~~不要啊。”女孩含糊其辞的说道:“你不能这样。”
  “你不要啥子啊?是不要我骑你一次,还是不要我跟你的男人说啊。”张福根的手揪着她的兔子头往外一拎,然后松开手,她的兔子在张福根的手指作用下微微一颤,像是一团雪花由天空垂向地面一样。“你要是不想让我骑着你一次呢,我就多骑你两次,你要是想让我不跟你男人说呢,我就狠狠的骑着你干一次。”
  “都,都不要。”女子的声音越加的细微。“你,你还小。”
  “我小?我的家伙大着呢,我看倒是你那里小吧,能不能禁得住我的冲击还是两说呢。”张福根拔出在娘们玉门里的家伙:“那咱们现在就试试谁的小好不好?”
  “恩~~~不成。我,不成。”女子此刻娇喘连连,叫声骤然增高。“咱们两个不般配呢。”
  “谁说要跟你般配了,我就是要骑着你干,又没说要娶你。”张福根微微一抬屁股,瞅了瞅年轻女子的玉门,水流成河,不知道是水盆里的水,还是身子里流出来的水,总之是一片。
  “你又想干啥?”女子在张福根抬起屁股的时候,就知道他准备冲过来,身子往上一挺,半蹲在水盆中:“咱真的不能这样,被人知道了,别人会说是我勾搭你的。”
  “勾搭就勾搭呗。”张福根抱着女子的腰,让她慢慢的蹲在了水盆中:“我这个人就不怕别人说,他们爱咋说就咋说。”
  “福根,你不就是想找女人的那里扎马,你过来扎我吧。”娘们又忍不住了,如狼似虎的就扑了过来:“我这里随便你扎,你想咋扎就咋扎,你看咋样?”
  “你那里哪有你妹妹这里嫩啊。”张福根瞟了一眼娘们:‘我跟你的帐还没算呢,等一会我干完你妹妹再找你算账。”
  “咱们有啥子账啊?”娘们一下就懵了。
  “今天在山上你们干的好事,乡长发脾气了,差点就把我给撸下来。你说该咋办啊?”张福根恶狠狠的盯着娘们:“你等着,我现在没空搭理你,我要干你妹妹了。”
  “那你说得咋办啊?”娘们退了退:“我也不知道你们俩能上山啊。”
  “咋办?看$第*一*文*学*首*发$我心情好不好吧,心情不好,我搞死你们家,用村里的广告喇叭给你广播一下你们今天干的好事儿。”
  “福根,咱都一个村子里住着,你不能这么干啊。”娘们一个冷战:“那你说咋能让你心情好啊。”
  “咋能让我心情好?”张福根想了想说道:“我现在也没想好呢,等我干完你妹妹估计心情就能好一点。”
  “妹子,委屈你了,姐不是人啊,为了我,你就让她骑了你吧。”娘们开始求她的妹妹:“你姐夫要是知道了这事儿一准跟我离婚。”
  “姐,哦~~~~~。”女子张嘴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张福根的大家伙稳稳当当的扎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