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78 【水盆中@依旧狂欢】

  “那你可快玩弄够了啊,我这边都急着呢。”女子有点着急了,被张福根这么折腾啥样子的女人能不着急啊“你还得多长时间啊,一会我姐夫就回来了,看见我姐光溜溜的跟咱们在水盆里还不跟你玩命。”
  “你说的有道理。”张福根低头一琢磨还真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再次把自己的大家伙送进了女子的玉门中。“对了。你男人在城里是干啥子的啊?”
  “我男人,是做小生意的。”女子又一次的尝到了张福根的大家伙,不免有点兴奋。挺着自己的身子看了看别的女人应该长满毛毛的地反,随后瞟了瞟张福根被自己一次次吞没的家伙,满意的笑了笑。
  “你男人是做啥子生意的啊?”张福根奋起冲击。
  “他呀,就是有一个小苗圃场,专门卖一些小树苗啥子的。”女子承接着张福根的带给她的塞满:“你咋子突然问这个干啥子啊?”
  “我们想弄一些小树苗呢,如要杨树苗。”张福根心里打起了算盘,要是女子的男人想把树苗卖给自己就势必要给自己上钱,那就又能有一笔意外的小收入了。“只要你男人有诚意的话,咱们倒是可以合作的呢.”
  “哦~~~~~~~你先扎我,我要。”女子扭动着自己的蛇腰,腿紧紧的裹着张福根的身子,双手按在水盆的边上:“那好啊,我回去跟我的男人说一声,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想法,哦~~~张福根,快点,我,我要来了。快,哦。”
  “恩,你回去就跟他说,要是有诚意的话就带着诚意过来,咱这几百亩的荒山都要栽上树苗呢,够你们赚一笔的了。”张福根挺着自己硕大的家伙一路分开女子的花瓣,在她那干净的玉门中吞云吐雾,好不享受。
  “好啊,好几百亩的山地啊,那得用多少的树苗啊?”女子的身子越加的僵硬,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就在她的时候,张福根的大家伙狠狠的顶住了她的玉门里面最小的那个小口口,然后家伙猛烈的抽搐了十来下。
  “哦~~~~~。”俩人同时叫了出来。
  “你就这么射了啊?”娘们很不甘心的过来瞅着张福根的下面:“我还没尝到滋味呢,你咋能射呢。”
  “刚才不是骑着你了吗。”张福根趴在女子的身上,就在家伙要萎靡下来的时候,狠狠顺着她的窄缝又扎了几下,之后一蹶不振。
  “可是,我还没被你扎够呢,你的大家伙每天扎我几遍我都不够呢,就想着你能天天扎我呢。”
  “好吧,等以后有机会我天天来骑你。”张福根从女子的玉门里抽出了自己的家伙,又在水盆中洗了洗。
  “那你可要常来啊。”娘们笑呵呵。
  “对了,我才想起来你跟李德顺的事情我马上就要用广播给你们广出去,这件事的影响很不好,乡长批评了我。”张福根跳出水盆在太阳下晾着身子:“乡长还说这件事一定要严肃处理,不能就这么算了。”
  “啊?真的要广播啊?”娘们当时就吓得魂不附体:“这可咋整啊?”
  “我也是没办法啊。”张福根做出一脸的无奈状:“除非是能打通乡长这边的关系,否则你这件事绝对完不了。”
  “张福根,你说该怎么打通呢?”女子扭着腰扑了上来,抱住张福根,搓着他的大家伙。
  “其实也不难了,要么你过去陪着乡长睡一觉,要么就出点钱呗,这年头也只能破财免灾了。”张福根搂着女子笑嘻嘻的说:“你这白虎一定找男人稀罕,到时候你见了乡长,只要咔嚓的把裤子一拖,保证啥子事儿都能办成。”
  “是吗?可是我不想陪乡长睡觉啊,总不能因为我姐的这点破事我就到你们这儿随便陪男人睡觉吧。”
  “那我也没办法了,只能花钱了。”张福根摊开双手:“要不我就得广播了。”
  “那你看看得多少合适呢?”女子的身子在张福根的身前扭动着,两个人的皮肤在太阳下就这么摩擦着。摩擦的张福根差点就又要硬了起来,这样城里回来的女人实在是忒招人稀罕了,搞的人晕头转向的,尤其是办那事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娴熟,每一个叫声都那么的勾人心魂。还有就是农村娘们不曾有的那么洁白细嫩,妖艳放荡,总之这一切无不让每一个男人动心。
  “我看咱也别多拿,就两千吧,也不多。主要是那么个意思。”张福根兜着女子的屁股抚摸着,弹性十足,按上去立马就出来一个坑,接着弹起。
  “两千啊,我姐姐她一个种地的,哪弄这么多钱去啊?”女子伸出舌头舔舔自己地嘴唇,娇艳的说道:“你在给通融一下呗,以你现在的身份说个话怎么着还不值个千八百的。”
  “恩。”张福根看着她的在纯外游走,立刻怦然心动,她的小舌头咋子就那么让人着迷呢,事实上这个城里回来的女子处处都让人着迷。于是张福根伸出自己地舌头,在她的唇外就把她的包围起来,俩人舌尖轻舔,互相索取。张福根厚重的舌尖总是能在她灵巧的下游刃有余的着她的激情。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让我姐姐拿一千块钱。然后你去乡长那里帮着说和一下。”女子抽回舌头,抬起腿在张福根的腿根上蹭啊蹭的:“这么点的事情你张村长不可能不帮忙吧。”
  “帮是肯定得帮,不过那一千块钱是不是少点了啊,人家一个乡长,你就给一千,这未免忒寒颤了点。”张福根摸着女子的腿,由外侧摸到内侧,由圆滑的腿肚摸到了腿根。
  “那就一千五咋样。我咋感觉咱是在生意呢,咋还讨价还价的呢。”女子的两个兔子猛烈撞击了一下张福根的胸膛:“你说这样好不好啊?”
  “成,这次我就豁出去这张脸了。一千五就一千五。”张福根心一横,一千五就不少了。
  “还有个事儿人家还没跟你说呢。”女子抱着张福根的脖子,舌尖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起来,很轻很温柔,可能是女性特有的那种温柔,舔着让人意乱情迷。
  “啥子事儿,你说吧,只要我张福根能办的,肯定帮你办。”张福根闭上眼睛任由女人在自己的脖子上胡作非为。
  “就是你刚才骑着我时候说的那件事啊,你说的那个树苗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女子极尽温柔的问。
  “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事我能跟你撒谎吗?”
  “那你能不能把那树苗都包给我们啊。”女子用下面拱了一下张福根,尽管玉门上还是湿漉漉的,把张福根的身子再次弄湿。:“你放心,我们亏待不了你。”
  “不是你们,是你不要亏待我哦。”张福根也拱了一子,做了一个那种动作,自己的软了吧唧地家伙撞在了女人的玉门上面一块。:“咋子就成了你们了,我看是冲着你哦。”
  “好啊,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女子说道:“你想要我的什么我都会给你的。”
  “不过这件事还得跟村委会研究一下,毕竟他不是我个人说了算,反正都是买树苗,谁的都差不多。”张福根抿嘴一笑,不给老子钱,你就别惦记着了,光凭你一个身子有什么用啊,老子射完了不还是那样,还是钱实在。
  “那你可要多帮我说说话,成与不成我就看你的了。”女子放下腿,低下头,将张福根的大家伙含在了嘴里:“你瞧瞧你这里脏了吧唧的,我帮你弄干净吧。”
  “好啊。”张福根双手叉腰,挺着自己的下面。
  只见女子一只手握着张福根的家伙,舌尖轻顶着张福根家伙最前面的那个小口口,手又不住的套弄,几下后,彻底的把张福根的大家伙含在嘴里进进出出几下,就在张福根的家伙硬了之后,把他的家伙吐了出来:“好了,这下干净了不少。”
  “是啊,还真干净了呢。”张福根托着自己的家伙瞅了瞅女子:“你这功夫练得还真到家,就是厉害,想不佩服你都不成呢。”
  “是吗?你看小说^.V.^请到这家伙也忒不扛弄了啊,这么几下就硬了,你瞅瞅,还是那么的粗壮呢。”女子只是看着张福根的家伙,并没有别的动作。“你这家伙可真了不起,刚做完就能硬,难怪你说你碰过的女人都惦记着呢。搁谁谁不惦记啊。”
  “那你惦记不惦记啊。”张福根在空气中甩着自己的家伙,表情相当的凝重,像是马上又要开始了一场大仗一样:“这么好的东西你就一点都不惦记?”
  “谁说我不惦记了,你这家伙能要命呢。我当然是点击了。”女子的身子再次的凑了上来,用自己玉门上面那块稍稍隆起的地方在张福根的家伙上面左右摇摆。“你是不是又惦记上我这白虎了,又想来了吧。”
  “必须的啊,不想来我这家伙是不是白硬了吗?”张福根抱住女子的腰,以免她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