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79 村委会里离别

  事情跟张福根预料的一样,女子还真给他来了一招欲擒故纵计,张福根的家伙扎下去的时候,女子的身子往左侧一扭,轻松躲过。张福根就挪动了一子从左侧攻击上来,结果女子的身子又扭向了右侧,这一下又落空,张福根心说,跟老子玩上了,有你好受的,咱也跟你来个欲擒故纵。想到这里张福根像个疯子一样把女子逼到了墙边,然后两条腿夹住她的,自己则是挺着家伙顺着她的腿根部慢慢的送了进去。女子这次是无处可逃了,眼瞅着张福根的大家伙是那么温柔的一点点的送到了划过自己的花瓣,直接扎进了自己的玉门里面。
  张福根进去后,嘴角微微上扬,淡然的笑了一下,随之一阵更为凶狠的冲刺:“舒坦吗?”
  “哦~~~~张福根,你,你,哦~。”女子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在张福根的家伙下面气喘吁吁,叫声连连。
  “舒坦就好。”张福根猛的抽出自己的家伙,在女子的期待和错愕中转身跟着娘们进屋取钱去了。
  “这就完了?”女人很不情愿的看了看自己的下面,刚刚吞了张福根的家伙没几下,就这么完事儿了?
  “完了,等咱们谈好了树苗数的事情再说吧。”张福根心说,老子就是要整整你,等几天让你主动来找我。不过来低三下四的求我,我还不骑你了呢。“你穿上衣服吧,今儿咱就到这了。”
  张福根拿着一千五百块钱出了娘们的家,这么粗略的一算,当上村长还没几天,这个外快都捞到将近一万了。
  张福根去了村委会,刚好所有人都在,正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无非就是张福根的大棚计划跟荒山计划,多数人都认为张福根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得先抓一样。此时,张翠玲也在。
  “姐,你也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张福根笑着说:“吴大疤没来吗?”
  “他在我家里呢。”张翠玲步伐轻盈的走到张福根面前,很开心的样子:“福根,听说你要大干了?”
  “恩,必须的,你不是告诉我要为乡亲谋福利吗?!”张福根坐在了张翠玲的位置上,冲着大家伙招了招手。“大伙都安静一下,咱们现在就说一下荒山跟大棚的事情。”
  “我是这么考虑的,大棚的事情可以现在马上就着手办。”张福根顿了顿,弹了弹烟灰,扫视着众人,接着说道:“至于那片荒山,我也想就在今年的秋季插上树苗,明年一开村养殖场的项目就上马,不过我说一点,这都是咱们村里的项目,吸收个人资金以入股的形势参加管理。”
  “这一下子整这么多,咱村里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好干啥啊?”老支书提出了质疑。“要是村民不投资,不做的话,大棚形不成规模,那不就是白忙活了吗?”
  “说的有道理,我想好了,如果村民们都不投资的话,我们就以村委会的名字发展大棚,资金这块我解决,以后个人想投资的话也可以。”
  “那不是便宜了这帮村民吗?”陆海说道:“这事儿不能便宜他们,要是先交钱的话咱就给他们机会,不交钱的就不管了,谁叫他们认识不上去呢。”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是村长,我就要带领打击爱致富,不是我一个人致富。”张福根碾灭烟头:“没有反对的话,我们就开始吧。马上召开村民大会。那个谁,陆海你去广播一下吧。”
  “福根,你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张翠玲把张福根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啥子事儿?”张福根乐呵呵的关上了门,就算是不能跟张翠玲那个,张福根也愿意跟她在一起。哪怕是就这么呆着也好。
  “你以后可不要干坏事儿啊,好好的干你的村长,将来一定还能升官。”张翠玲双眸闪烁。
  “恩,我知道啊。”张福根挨着张翠玲坐了下来,拉起她的手:“姐,你说的那么远干啥子啊,我这不是有你看着呢吗。”
  “我要不干了,我跟吴大疤出去,打算去城里开个的店。”张翠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没有那种原本该有的幸福。
  “为啥子啊?在乡里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我这村里没你也不成啊。”张福根说道:“姐,为啥非要去城里啊,在乡里你们也可以干点买卖啊。”
  “有些事我不想跟你说的,但是我现在我必须得跟你说。”张翠玲望着张福根说道:“我们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你。”
  “因为我?”张福根愕然。这事儿咋子就跟自己扯上了关系呢。
  “因为,因为我也喜欢你,我爱你。”张翠玲哭了,眼泪稀里哗啦的掉了出来:“为啥子我们要是姐弟。为啥子啊?”
  “姐,你别哭了。”张福根心里一下子就打翻了五味瓶,他自己何尝又不喜欢张翠玲呢,可是,那样能成吗?她们毕竟是姐弟,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张福根紧紧的把张翠玲搂进了怀里,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别的想法,她们只是认为老天爷对他们挺不公平的,这么好的一段感情,居然开过花,却没有结果。“姐,不管啥子时候,只要你想我,给我打个电话,我马上就去找你去。”
  “福根,以后我们真的不能再见面了。我怕我们都越陷越深。真的不能在见面了。”:张翠玲在张福根的怀里哭的泣不成声:“这次没准就是咱姐俩最后一次见面了呢。”
  “姐,你别哭了,你哭的我都想哭了。”张福根摸摸自己的眼角,还真有点泪花:“咋还整的跟整死离别似的,过年你不得回来吗,到时候咱姐俩还能见面呢。”
  “福根,你答应姐,一定要做个好干部,绝对不能干对不起老百姓的事。”张翠玲不忘交代张福根:“咱们张家世世代代就没当官的,就你一个,你可给张家争口气啊。”
  “恩,我一定好好干。”
  “还有一件事,我要结婚了,吴大疤说他等不及了,想在去省城之前就把事儿给办了。”张翠玲颤抖着身体从张福根的怀里挣脱出来,然后双手托着张福根的脸:“弟,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张福根直视着张翠玲,泪眼婆沙。
  “弟,我。”张翠玲的嘴巴一点点的朝着张福根的嘴巴挪了过来,两个人的两双眼睛相互的对望着,掺杂着很都说不出来的东西,有点伤感,也有失落。
  “张村长,村民都来了。”陆海敲了几下门,声音伴着敲门声传了过来。
  “我知道了。”两个人分开,看了看对方,然后一前一后的出来。
  “大家都安静了。”张福根摆摆手示意大伙安静下来。
  此时,张翠玲正迈着步子一步步的朝着村委会外面走了出去。
  张福根的眼睛一直都盯着张翠玲,心中不禁荡漾起难舍的情怀,夏天也是有风的,有一丝丝的凉风吹过,打着张福根的眼睛,让眼睛一凉一凉,直到传进自己的心里,凉透了自己的心。姐,祝你幸福,张福根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着。
  张翠玲此间回头无数,每一次都是那么痴痴的看着张福根,然后迈开步子,再回头再迈开步子,夏天的太阳在她的头上像个蒸笼一样的烘烤着,烤的她很想哭,很想找个肩膀靠一靠,直到自己的视线再也不能看到轧钢福根为止。张翠玲这才大步流星的回家。
  “我今天叫你们来有两件事跟你们说。”张福根抹抹眼角,清了清嗓子:“第一件事就是我打算把高速边上的土地抽回来,盖起属于咱们村子的大棚,而且要统一管理统一销售。”
  “这哪成啊?那块地可是我花钱包下来的。”第一个反对的就是二狗子,这让张福根没有想到,林琳和王英站在二狗子的身边,还有自己的父母。
  “这点我早就考虑到了,我会给你们补偿的,这点你放心。”张福根望了望村委会的大门,白茫茫的一片,张翠玲的身影完全消失。
  “那盖大棚是要钱的,我们没钱啊。”又有人出来反对。
  “没钱你就不要盖啊,有钱的就盖,一会散会的时候,想承包土地找我交钱签合同。”张福根懒得跟他们解释,这种事情看小说^.V.^请到相信谁的心里都有个谱。盖大棚是有一点风险,不过一旦蔬菜上市,那么它们的价值就是几倍几倍的翻翻。”在这里我要强调一点,绝对是自愿的,谁想承包都可以。”
  张福根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咱们的荒山要种上杨树,而且开春还要在荒山上弄几个大规模的养鸡场,专门养那些小笨鸡,现在的城里人就好这口。我跟大伙说,这个也是入股掺资的形式。”
  “那是个啥子形式啊,是不是就是让老百姓出钱给你们花啊。”那个民兵连长理所当然的站出来反对:“还不是把钱都交给你们,然后让你们分了,当我们傻啊。”
  “你不傻,但是我告诉我,我张福根会跟大伙签合同,你不想承包,不想入股的话,我不强求。”
  事情由此陷入了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