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95 【绑在树上@战斗】【精】

  ww.李英云也没有反抗,现在她是需要张福根的,不光是从身体上需要,也需要他的的大笔一挥,自己这单买卖都在张福根的手里攥着呢,所以她愿不愿意都要陪着张福根。
  “张村长,你的家伙还是那么的大啊。”李英云摸着张福根的大家伙尽力的讨好他,在她的揉搓下,张福根的大家伙更加的大了起来。“张村长,这段时间没见,你还是这么的雄壮啊。”
  “必须的,谁叫咱们这东西天生就大了呢。”张福根笑笑解开了李英云的衣服扣子,两只雪白的大兔子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张福根的眼里,张福根用手抓起了其中的一只,放在嘴里玩弄着,这东西很好,在他的嘴里一点点的变得。“李英云,你现在下面是不是都湿乎乎的难受啊?”
  “你是咋知道的呢,哪个女人能不对你的大家伙动心啊。”李英云笑着迎合,其实就这么几下她还没有反应,毕竟是从来都没有亏待过自己,她想要的时候,她的男人就会满足她,所以对于这些上面的抓抓捏捏啊,李英云基本上都不会有感觉的。“张村长,咱快点吧,一会还要会村委会签合同呢。”
  “你忙个啥子啊,我都一点不着急呢。”张福根的手很轻松的就弄掉了李英云的裙子,其实在他拉开李英云裤子的拉链的时候,李英云就已经控制不住的把自己的裙子拽了下来,说来也不是啥控制不住,她就是想早点跟张福根办完事,也好早点签约,这样她也就踏实了。
  “可是我着急啊,你摸摸我起下面都快水流成河了,张村长,你就快着点满足我吧,不要我了。”李英云用腿夹住张福根的身体,抱着他的脖子焦急的说道:“张村长,我知道你不着急,可是我身上躺着一个这么棒的男人,你能叫我不着急吗?”
  “也是啊,咱最棒了,那我就成全你。”张福根笑的抽出自己的腰带,看了看身边的大树,突发奇想:“李英云,咱玩点花样吧,每次都是这么在身上趴着,要么就是你们女人骑在我的身上,我都快麻木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呢。”
  “那好啊,随便,你说咋玩咱就咋玩。”李英云现在是有求于张福根,只能听他的,他想怎么样就得怎么样。不然这合同签不下来自己就算白来了。“说吧,张村长你想咋玩?”
  “我把你绑在树上干吧,这样应该能好玩。”张福根从李英云的身上爬了起来,找了一颗不粗的小树:“就这棵树了。你看咋样?”
  “啊?”李英云没有想到张福根会想出这样的办法,当时就懵了,那叫啥,虐啊。“这个,咱站着做成吗?我靠着树,为啥子要绑着呢,那样不好吧。”
  “有啥子不好的,山上就咱俩,别人也看不着,你赶紧过来吧。”张福根拽着李英云就来到了树边。也不听她说话,拿着自己的腰带就要绑着她干。
  “张村长,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李英云虽然想求张福根办事,但是一想到那粗糙的树皮在自己的小身子上摩擦,一顿下来,估计后背就不能有好的地方了。挣扎了几下,李英云接着说道:“张村长,你不能这样,太过分了,我已经答应你跟你做了。”
  “过分啥啊,这样才刺激吗,我刺激你也刺激啊。”张福根哪里还能听她解释,抱住她顶在了树上,然后双手环着她的腰部,把自己的腰带兜着她的小腹就送到了树的后面,在后面扣上了腰带,之后又跑过来拿着李英云的裙子,把她的两只胳膊也绑在了树上,做完一切,张福根拍拍手:“好了,这下咱就等着干了。”
  “张福根,你太过分了,你简直都不是人啊。”李英云反抗了几下,可是自己后背跟树皮产生的摩擦,让她隐隐作痛,既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那也只能忍着了。李英云一咬牙:“张福根,你好歹弄个衣服什么的垫在我身后吧,这样的我后背会磨坏的。”
  “不会的,垫上了衣服就没有意思了,这样才开心呢。”张福根围着树转了一圈,然后蹲在李英云的下面,用手指拨弄了她的两片花瓣:“李英云,你要是感觉到很爽的话你就喊出来,这山上又没有别人,没事儿的。”
  “那你快着点吧。”李英云在张福根的拨弄下有了感觉,可是又不敢扭动自己的身子,动一下,后背都会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只能在这楞挺着,但愿一会张福根冲击的不要太用力,也但愿他冲击的时候带来的快乐感能代替在树上产生摩擦的疼痛感。
  “好啊,你这就想要了吧,我偏不给你,今天咱俩好不容易上山的,我能不跟你好好的玩玩吗。咱一定要玩的过瘾,玩的尽兴才成啊。”张福根的手指按住了李英云的光滑的黄豆粒,这里还是那么的干净,彷佛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没有毛毛的地方就是好,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而且看着那里干干净净的,张福根也有了很想做的冲动。
  “张村长,我求你了,快点干我吧。”李英云真的是受不了张福根这么折腾了,他的手指在李英云的下面每弄一下,李英云的身子都会忍不住的颤抖,自己想控制都控制不了。这么一抖动,后背就会跟树皮产生摩擦,疼痛感自然随之而来了。“张村长,我想要你的大家伙,求你了,别磨蹭了,不要在弄我的下面了,算我求你了好吗?”
  “好啊,不就是想让我骑着你干了吗,这个我能理解,女人吗。啥时候都想要自己的那里插进去的是男人的大家伙而不是男人的手指,是吗?”张福根站了起来,抽回在李英云下面的手,转过抱着她的香肩,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游走着,滑倒了两只兔子前的时候,张福根故意按着她的兔子往后面一推,李英云的身子猛烈的一颤,这一下又跟树皮产生了摩擦,有点疼。“我说李英云,咱这树苗可是个大工程啊,我包给你的话,你可别给我丢人,要保证质量。”
  “这点你就放心吧,肯定都是最好的。”李英云急忙应承下来,这笔生意谈成了,自己遭点罪也是应该的。
  “那我可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找个能栽树的时间把树苗给我运过来吧。”张福根抠弄了几下李英云的玉门,待那里水流成河之后,这才慢吞吞的拎着自己的大家伙凑了过来:“李英云,我这大家伙可要冲进来了,你忍着点啊。”
  “来吧,张村长,只要你慢着点就成,我这身子都快被树皮划破了。”李英云微微的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张村长,你可不能使劲啊,我这后背受不了,咱慢慢的来,一点点的玩,好不好啊?”
  “一点点的玩?那还有啥子意思了,要的就是快速的冲击,俩人都过瘾呢。”张福根捏着自己的家伙头,另一只手抱起了刚才李英云微微抬起的腿,对准了她的玉门,径直就刺了下去,一声扑哧之后,李英云嗷的一嗓子就喊了出来。
  “张村长。”李英云想动却又不感动,张福根的一个冲击让她尝到了很疼的滋味,因为张福根的来势凶猛,李英云本想着要用身子去迎接张福根的进攻,这样可能就不会让自己的后摆在树上产生摩擦,不过,她刚要挺着自己的下面去迎接张福根的大家伙的时候,张福根已经冲了过来。并且势不可挡,就这么一下,把她的身子重重的顶在了身后的树皮上。“张村长,别这么用力,不行,我的后背好疼啊。”
  “过一会,我把你冲麻木了你就不疼了。”张福根嘿嘿一笑,这么做还真有感觉,看着李英云在自己的家伙冲击下呲牙咧嘴的喊着疼痛,张福根有说不出来的开心,难道自己就这么变态了?真邪乎啊。不过他还是喜欢看着李英云因为疼而显露出来痛苦的表情。“乖啊,让我好好的冲击,保证一会就好了。”
  “张村长,别,别这么用力了。”李英云看着张福根的身后往后退了一下,大家伙也抽出了自己的身体,就知道他这次还要来一个猛烈的冲击,急忙往前挺着自己的下面:“张村长,求你了,真的很疼啊。”
  “哪有那么疼啊,看你夸张的。”张福根瞅准了地方,身子往前一个冲击,这次跟上次一样,也是很猛烈的冲击了过来,本来一般的速度冲下来的话,李英云往前挺着的身子应该能承受的住张福根的这么冲击,可是张福根的身子碰到李英云的下面隆起的高包,也就是在他的大家伙扎进李英云身子的那一刹那,他又迈开了步子,愣是往前拱了一下,这么一搞,李英云的身子自然又在树上产生了摩擦,当时李英云就疼得咬着牙闭上了眼睛。“你闭上眼睛咬着嘴唇子干啥啊?是不是爽的都快受不了了?”
  “张村长,你,你,你不可以这样了。”李英云睁开眼睛,眼角上闪烁着泪花:“我的后背都,都出血了,应该是已经破皮了。”
  “这样多好玩的,破皮有啥子好害怕的。一会你上点药就好了。”张福根第三次做好的准备,扬着眉头说道:“李英云,准备好了吗?我这大家伙可又要扎进来了。”
  “张福根,不,不要。”张福根绑着的是李英云的小腹部位,所以她的下面还是能左右动弹,虽然动作的幅度不大,不过这么一扭动下来,张福根也势必就找不好方向,不知道该怎么攻击了。这是李英云最后的挣扎了,如果这招还不管用的话,自己也只能忍着后背被划破的疼痛任由张福根胡作非为了。
  “呀呀,你还扭上了,是在我吗?这就更好玩了。”张福根抱住李英云的腰部,挺着自己的大家伙,双腿紧紧的夹着她的,让她无处可逃,然后大家伙顺着她的玉门,划过两片花瓣慢慢的送了进去:“这次咋样?舒坦点了吧。”
  “恩。张村长,咱就这么做吧,我一点都不疼了。”李英云以为自己算是得逞了,这次张福根慢慢的进来,还真就很享受,后背的疼痛好像是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下面隐隐传来的舒爽感。“张村长,我就知道你不会看着我把后背划破的。”
  “恩,我哪里能舍得啊。我这个人心肠最好了,不会让你白遭罪的,这不就来爽劲了吗。”说是这么说,张福根可不这么想,虽然这么抱着李英云的冲击也还算是可以,两个人也都能舒坦一下,但是张福根这只是一个缓兵之计,他要趁着李英云不再防备自己的时候狠狠的扎她,用身子狠狠的顶着她,让她在自己的大家伙的冲击下狠的疼着。
  又冲了几下,张福根终于有点忍不住了,抱紧了李英云的腿,张福根的大家伙送进去后,身子使劲的顶着她的身子,然后抽出来猛烈的冲击了一下,这次他的大家伙没有完全抽出来,只是担在了李英云的玉门上,随后便冲进去。
  “啊,看小说.v.请张村长,张福根,你,不要啊。很疼的。”李英云忍不住了,尽管自己的下面被张福根的大家伙控制着,可是她还是扭动着,希望能摆脱张福根。
  “哎呀,这家伙玩的爽啊。”张福根在李英云的抖动下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她的玉门左右摇动,让张福根的大家伙在里面分别的顶着她的两侧,这样很让张福根激动。
  又做了几下,张福根展开了最后的攻势,他的大家伙已经在李英云的玉门里面快要崩溃了。
  李英云在张福根的面前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自己的不挣扎,后背摩擦的疼,挣扎了,还是疼,最后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此时的张福根像是着了魔一样,根本就不会怜香惜玉,只顾着能让自己开心,完全不顾及李英云的感受。爱上原创首发ww.23sns
下一篇:096 【祸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