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96 【祸害了】

  李英云这次可是遭了很大的罪,自己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反正挣扎不挣扎都是疼,浑身都疼,张福根的大家伙在她的身体里翻滚着,他的身体也撞击着李英云的身体,一下下的疼的李英云根本就感觉不到了男女之事的快乐,只有痛苦,只有自己被折磨的难过。
  “张福根,你,你这次真的是,不,要了我的命了。”李英云咬着牙,挺着让张福根冲击,自己再动的话,可能肉皮就磨没了:“求你了,快点吧,要不我用嘴给你弄出来吧。我疼得受不了了。”
  “不成,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么一个机会,我能说放弃就放弃吗,这么舒坦的玩法,我一定要玩够了。”张福根抱着李英云的继续着他野蛮的冲击。“李英云,我也算是行了,虽然被我骑了,这合同你也拿去了。”
  “我知道,可是,啊。”李英云只感觉张福根的冲击是越来越猛烈,好像是快要射了一般:“张村长,你,你快要射了吧。”
  “恩,快了,只要你不跟我说话,我马上就要射了。”张福根挺着枪猛冲,没几下,自己的千千万万子子孙孙终于冲出体外。以张福根的大家伙为载体,冲进了李英云的身子里面,然后张福根放下李英云的腿,看着自己的那股子精华从她的玉门里面慢慢的流了出来,张福根笑了,今天的这个玩法让他很开心,很尽兴,很有感觉,以后要是天天都能这么干就好,不过就是好像有点变态的感觉。
  “张福根,你都射了,赶紧方把我放下来吧。”李英云嘴角也荡起了微笑,这种非人的折磨终于是结束了:“我这背后都快沾到树上了。”
  张福根解开了对李英云的束缚,看了看她的后背,一道道鲜红的印记是那么的明显,还有李英云背上的血迹,模模糊糊的染满了整个后背,想着这些就是刚才自己冲击的杰作,张福根又笑了,折磨女人原来也可以这样的快乐。
  张福根随后又带着李英云去了别处的山上转悠了一圈,俩人最后做了一个比较保守的估算,先订一百万株树苗。如果树苗不够的话,战鼓跟还会从李英云这里拿,张福根也算了一笔账,如果说一根树苗她们卖两元的话,应该是能赚到一元左右。那么这一笔订单给他们带来的效益很有可能就是一百万。
  下了山之后俩人又去了张福根的办公室,签了合同,李英云也把落在张福根办公室里罩子戴上了。
  签完了合同,李英云笑着伸出了手:“张村长,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张福根握着李英云的小嫩手,突然就有想要逗逗她的冲动,于是拽着她的手就把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李英云,我对你好吧,你是不是还得回报我一次啊。”
  “张村长,你刚才不是都做了吗,我这身上还有伤呢。”李英云可吓了一跳,张福根要是还要跟自己上山弄的话,估计这次该是前面而不是后背了,那要是下来的话,自己还不体无完肤了。“张村长,你不是,我看着你的下面也没硬啊,咱别闹了,成吗?”
  “谁跟你闹了,你不知道我很强悍吗。别说是一次,就是在来几次也没问题。不硬有啥子好怕的,这不是还有你呢吗。你一定能帮我把这个家伙给弄硬起来的。”张福根一本正经的说道:‘李英云,你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吧。别让我瞧不起你啊。”
  “张村长,你说啥呢,我是那种人吗,你想要我帮你弄起来也成,不过你得答应我,咱不能在玩那种变态的玩法了,差点就要了我的命了。”李英云望着张福根,充满了期待,她希望张福根这次能高抬贵手。
  “成,这次咱不那么玩了,说实话看你这样我也心疼啊,可当时也不知道是咋的了,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你越是喊着疼,越是叫唤的欢实,我就越有力气,就越想干你。”张福根扭头坐在了椅子上,抱着李英云坐在了自己的怀里,双手兜着她的腰,在自己的家伙上面左右的摩擦,李英云的屁股在张福根软趴趴的家伙上蹭了几个来回之后,张福根还真有了感觉,浑身燥热了一下之后,大家伙扑棱棱的就站了起来。
  “张村长,你真厉害,就这么就硬了。”李英云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啥子硬邦邦的东西的顶着,并随着自己屁股的左右摇摆而东倒西歪,就知道是张福根又大展雄风了:“张村长,咱这次就在你这办公室里搞吧,免得还得爬山钻苞米地的。”
  “你是害怕我再那么折磨你吧。”张福根两只手抓住了李英云的两只大兔子,在她的衣服外面狠狠的抓捏了几下,随后把手探到了衣服里面:“你放心,你背上都这么多伤了,我哪还舍得再折磨你啊。”
  “张村长,你人真好。”李英云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是落了地,只要张福根不把自己绑在树上那就没事,说实话,她还是很想再品品张福根的大家伙,自从那次在姐姐家后院的水盆里被张福根扎了之后,李英云就时常想起来这件事,尤其是跟自己的男人干那事的时候,她总想着为啥自己的男人的家伙没有张福根的粗壮,也没有他的长,扎进去跟一根筷子的,仗着她的男人在做之前做足了功夫,所以李英云还是能感受到很多的快乐的,这次她就是主动来找张福根的,除了签约,她也想让张福根的大家伙再好好的扎扎自己。23wx
  23wx
  “你还说我是好人?忘了刚才都把你干的哭天喊地的。”张福根的手在她的罩子里面握住了两只兔子,两只兔子头在自己的手指缝隙中更是显得圆润,很有感觉:“李英云,你为了这笔单子还真啥都豁出去了。”
  “恩,这可能是我们两个几年的营业额啊。”李英云一点都没有撒谎,这几年她跟他的男人也就卖了这么多,没想到因为一次红杏出墙,因为一次被张福根胁迫,就谈成了几年来才能积累出来的营业额,:“张村长,咱们以后还有没有合作的机会了?”
  “有啊,机会有的是。”张福根摸过了李英云的上面,觉着没意思,还是喜欢她的下面,那么的光滑且没有一根毛毛,这才是一个女人吗,感觉就很一个还没有发育的雏,难免让男人意乱情迷,难怪那么多的男人都喜欢白虎了。张福根的后解开李英云的裙子,依旧是让她背冲着自己坐在怀里,看着她衣服里面的斑驳血迹,更能让张福根多一份原始的野性,头轻轻的贴着李英云的后背,似乎还能闻到鲜血的血腥味道。张福根的手指自然是放在了李英云的双腿之间,在她一马平川的玉门上面摸索着,很是细致,他要好好的感受一下寸草不生的李英云,光是摸着就能让人浮想联翩了:“李英云,你说你这里咋就不长毛毛呢?咋回事啊?”
  ‘“那谁知道啊,我就一直都没有长过,看着别的女人一撮撮的,有时候自己都着急,不过我男人说她就喜欢我这白虎,特别的有感觉,每次看到我这里都想骑着干,所以我有需要的时候,一般都是脱了自己的裤衩,光着身子在他面前晃荡,他一准跟狼似的扑上来。”李英云颇为自豪的介绍着自己的情况。“还有就是他那么大一个男人,每天晚上都要摸着我的下面睡觉,你说有没有意思。”
  “是啊,你这玩意就是让男人动心的玩意,谁看了不想骑啊,那天我在房子顶上都不想下去了,想着你们连个娘们也没啥意思。可是我一瞅着你的那干干净净的,我就受不了了,这还了得。于是我就下去了。“张福根手指扎进李英云的缝隙中,用指尖不停的骚扰着她左右的洞壁:“你还别说,跟你这个白虎干上一回,真爽啊,打那儿以后,我都想把王英的那些毛给刮下去了。”
  “既然张村长这么喜欢我的下面,我一定会常来陪你的,不过有啥子赚钱的买卖可要惦记着我点啊。”李英云浅浅一笑,下面被张福根弄的很痒,扭动着自己的屁股更是感觉到了张福根男人的,于是那层感觉就更加的增添了几分。“张村长,你可别又赚钱的道就忘了我这只白虎啊。”
  “那哪会啊,绝对不会忘了你的。”张福根把李英云的裙子往下撸了撸,又把自己的大家伙从裤子里面掏了出来,因为他的裤子实在是束缚的自己大家伙难受,像是都喘不过来气一样。“李英云,这回咱就这么干,我也不绑着你了,也不想别的招了,你说好不好啊?”
  “真的?这太好了,我就想吃了张村长的大家伙呢,我一定把你的大家伙狠狠的吃进去,吃个够。”李英云干脆把自己的裙子连同裤衩子一脚都蹬了下去,这样才方便啊。“张村长,你来吧,用你的大家伙狠狠的扎进我的肉¥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