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98【女老板@很厉害】

  我用眼神埋怨着李英云,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种贴身穿着的衣服怎么还能落下没穿呢。
  “你看她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不给你机会吗,这次我给你解释的机会。”王英用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罩子,看了看说道:“你别告诉我这是在马路上捡到的。”
  “好吧,我只能说实话了。”张福根看着李英云的后背,立刻就计上心来,装作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下:“英子,事情是这样的,我跟李英云不是上山看树去了吗。谁知道她一不小心从山上滑了下来,后背拖着地,我拉了几次都没拉住,结果她的后背就被磨破了,我想带着她去看大夫,谁知道她偏要先来村委会里签约,毕竟是上百万的大单子,她惦记着也是正常的事情,这点我能理解,可是签完了合同,我一看她的后背上都流血了,刚好我这还有消炎的药,就把药片碾碎给她擦上了一点,你看看,现在后背都不怎么出血了吧。”
  “真的?”王英显然是很不相信的表情:“你给她上药,你不知道她是女人吗?为啥不找个女人给她上药呢。”
  “当时看她出了那么多的血,我不是懵了吗。”张福根解释道:“英子,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看看她的后背,李英云,为了咱俩的清白,你把衣服脱下来给她看看吧。”
  “好。”李英云解开自己的岁扣子,背对着王英脱下了衣服。
  王英一看李英云背后血肉模糊的,马上就闭上了眼睛:“我信了,衣服穿上吧。”如果她仔细的观察,张福根的谎言还是漏洞百出的,至少李英云的身上就没有任何上过药的痕迹。
  “得,你信了就好。”张福根笑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算是落了地了,这次他发现,他还真就不能没有王英。
  “我这边的事情也忙的差不多了,咱回家吧。”张福根搂住了王英的腰,行为举止异常的亲密。
  “这么多人瞅着呢,你干啥啊。”王英有点害羞的扭动着腰,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张福根把他的爪子伸到自己的衣服里面:“你快把手拿出来啊,怪不好意思的。”
  “咱都是要结婚的人了,有啥子不好意思的,不就是摸摸吗,没事。”张福根咧着嘴笑:“晚上比这还不好意思的事都干了,咱还怕他们瞅不成,爱瞅就让他们瞅个够。”
  “讨厌啦,你。”王英低着头,跟着张福根的步伐出了办公室。
  “张福根,张福根。”几个村民一起涌了进来。
  “咋了?你们这是干啥啊?”张福根松开了王英,看着满脸怒气的村民。
  “你凭啥把我们在高速边上的地都给抽回去啊。你凭啥啊?”
  “啥叫我凭啥啊,这可是村里的机动田,你以为就是你们的啊?”张福根叼上了一根烟,坐在了陆海的位置上:“说吧,你们这帮人来干啥来了?”
  “我们就是要我们的地,我们都种了十多年了,凭啥你一上来就要给我抽回去。”带头是天中华的哥哥。
  “我不是白抽回来的,每块地都不补给你们相同的地,而且每亩都又都不给你们500块钱,这样还不可以吗?”张福根看着田中华的哥,想起了那天天中华过来要种大棚的事情,仔细这么一琢磨。这应该是田中华给自己下的一个套。“你们都散了吧,村里已经决定了,你们没必要再跟我争争讲讲的,该补给你们的钱,我会让会计做一个统计,这几天就补给你们。”
  “我们不要钱,我们也不许你碰我们的地,对吗?”
  “对。”身后的人就是来捣乱的,自然是随着田中华的声音附和着。23wx
  23wx爱上文学
  “你们都是来捣乱的吧。我可告诉你们,这里是村委会,不是你们家里的老婆孩子热炕头,跟我耍啥横。”张福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说那些地是你们的,你们的承包合同呢?”
  “当初承包的时候就没有签合同啊,那时候陆海干村长呢,他收了钱就给我们分地了,不相信你问问他。”
  “屁话,我问谁去?这是法治社会,你们连承包合同都没有,就说明这块地我随时可以要回去,而且我可以无偿的要回来,你们相不相信,我现在就是把你们的地要回来了,也是白要,你们根本就不好使。”
  “你忽悠谁啊?我们都种了十年了,你一句话就成你的了?”田中华的哥哥是个法盲,根本就不懂这些事。不过他听着张福根的话就是不合理。
  “我忽悠你?!你自己去打听打听去,我跟你们说,球后不把地腾出来,我就把你们都送进去。”张福根喊道:“滚,都给我滚。”
  “你凭啥把我们送进去啊,你种了我们的地你还有理了你。兄弟们,天底下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既然这村委会都不给咱们做主,咱拆了它。”田中华的哥哥大手一挥,身后都人一起窜了上来。
  “我看你们谁敢。”张福根堵在门口:“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的行为都够拘留的了。”
  “不就是进去呆几天吗。老子就是不吃你这套。”
  张福根没有拦住这帮人的胡作非为,几个人还真就如狼似虎的扑进了村委会,一通发挥,把村委会闹了底朝天,桌椅板凳弄的哪都是,资料文件洒一地。
  事后,乡里的派出所来了两辆车把几个人都带走了。
  张福根看着众人被带上车,一阵的郁闷,随即就召开了村干部会议,拍着桌子喊:“谁***报的警?”
  “我,张村长,我报的。”陆海以为张福根要夸他,嗖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陆海,你胡搞啥呢,你这么一报警,他们都进去了,人家的家里咋办?”张福根余怒不消:“遇到事情能不能动点脑子,他们这么一进去,村里的那块机动地就更不好办了,以后没准所有都村民都不换了,你说咋办?笨死了你都要。”要不是看在陆小梅陆小雅跟他婆娘的面子上,张福根真想上去扇他两耳光:“咱们现在要做的是用我们的行动来让老百姓相信我们能做好这件事,不是靠着法律解决问题,你以为咱们的村民都懂法啊。”
  “那我都报警了。你说现在咋办啊?”陆海也蔫吧了,这几个村民要知道是他报的警,还不扒了他的皮。
  “咋办?你挨家挨户的道歉去。我去趟乡里看看能不能把他们带回来。”张福根叹了一口气:“哎,你赶紧去道歉吧,少一家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张福根回去找王英要了两千块钱,他想这次去乡里一定不能白去,那个成人用品店的小美,张福根一直惦记着,倒是不惦记她的身子,就是惦记着好好的折磨她一下,谁叫她当初那么瞧不起自己了,不给她点厉害瞧瞧还真不成。
  “福根,你答应我今天去乡里买被褥的,为啥又不去了。”王英知道张福根为了村民的这件事昨天晚上一夜都没睡好,本来她不该问这个问题的,可一想到张福根去乡里又不带着自己,难免有点失落。
  “英子,你在家里等着我,我去乡里办完事就回来接你,咱再一起去。”
  “那为啥咱现在不能一起去啊?”王英问道。
  “我去乡里还要跑乡政府还要跑派出所没时间照顾你,你在家里乖哦,今天咱肯定能去乡里的。”张福根在王英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今天一定去。”
  “那好吧,我等着你。”王英浅浅的笑了一下:“你今天一定要带我去哦。”
  “恩。”
  张福根叫了一辆车,为了显示自己的清白,打车的钱是从他自己腰包里掏出来的。车子是他们村一个比较有钱人的,人家每年这个面包车的出租听说就能赚到上万元呢,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好了一点,都学会了享受,一出远门就要打车。
  “张村长,你去乡里干啥啊?是不是整田中华哥去啊?”车主是王大彪,家里原本也挺穷的,不过因为上几年抬钱买了这辆车,赚了一点些钱,在加上这几年他有承包了很多的地,所以日子在村里应该算是上游水平了。
  “整啥啊整,这个死陆海,早晚坏了我的大事,我得看看能不能把他们弄出来,毕竟都是一个村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况且一下子抽回来那么多地,眼前他们又没看到钱,闹点情绪是正常的。”张福根递给了王大彪一根烟:“大彪,我挺说你妹子今年就初中毕业了吧,是不是打算去市里的重点高中啊?”
  “去啥市里重点啊,她能考到哪就算哪吧,不过我妹子学习还算是好的,应该走个县重点。”王大彪一提到他妹妹就开心,俩人自幼父母双亡,相依为命,他几乎是全部的心血都用在了妹妹的身上,就希望有一天她能出人头地。
  “成,过两天我去你家看看你妹妹去,咱村没准真能出来她一个女大学生呢。”
  “那好啊,我叫我家婆娘给你炒两个菜,咱俩喝点。”
  “行,就停这吧,你先回去,等完事了我给你打电话再来接我。”张福根下了车,直接就朝着小美的成人保健品店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