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103【清纯少女】

  “张村长,我这次带着我弟弟来就是想要让他给你跪下。”田中华的哥哥说道:“我们都琢磨了一下,这件事是田中华从中挑坏,所以我带着他过来跟你请罪了,希望你能原谅他。”
  “没事,这事都过去了,我都没往心里去。”张福根搀扶起跪在地上的田中华:“我这个村长还需要大伙的支持,要是没有你们我还干个哪门子村长啊。”
  “张村长,我们决定了,以后谁要是敢说你不配干村长,谁要是说你个不字,你看我们咋收拾他。”
  “行了,我只要干好我的本职工作就成,只要能带领乡亲们致富,我受点委屈也是无所谓的一点事。”张福根淡然的笑笑,确实,现在这个村长确实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名誉,要的是更大的权利。要的是所有人的尊重,顺便鼓鼓自己的腰包。
  田中华一行人在感激中散去,整个院子里只剩下了张福根跟王英。夕阳已经斜斜的落下了山头,天气也有了一些凉爽,每天的这个时候都算是一天里最凉快的时间了。
  “英子,我说的没错吧,咱条做这个村长就是要做出个样来,如果我要是像陆海那么的冲动的话,估计这些人就要在拘留所里住一段时间了。”
  “恩,你真厉害。”王英靠在张福根的怀里,扎在他的胸膛里面:“我不想你有多大的出息,我就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再说了,你的出息越大,你就越容易忘了我,到时候你要啥样的女孩子没有啊?你一定禁不住诱惑,说不好就甩了我了呢。”
  “哥不是那样的人,你放心吧,不管啥时候我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张福根紧紧搂着王英,他忽然就觉着有这么一个好媳妇应该是他的运气,多么体贴的好媳妇啊。“如果我一天要是忘了你的话,或是不跟你在一块的话,我天打雷劈。”
  “福根,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哦。我就等着跟你了。”王英说道:“福根,这大棚的事都差不多了,眼瞅着就要秋收了,你说咱俩是不是也包下几十亩的大棚啊?”
  “咱包啥,先不说受累不受累。就说咱要是真包下来的话,你想那些村民得咋寻思啊?是不是会得寻思咱们没花钱,是不是得寻思我贪赃枉法啊,就算咱花了一样的钱,村民们也得说咱没花钱,你说是不是。”
  “恩,你说的有道理,我听你的。”王英很幸福的笑了笑。“那咱回屋睡觉吧。”
  “成,天也不早了,是该回去睡觉了。”张福根抱着王英站了起来,心里突然就想起了张翠玲跟吴大疤,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干什么呢?希望吴大疤不要在二叔家过夜,想想吴大疤会搂着张翠玲过夜,张福根心里就跟刀尖挑着似的难受。
  还没等俩人进屋呢,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张村长,了不得了,俺家的牛丢了。”来的是王大彪,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喊道:“今天我打乡里回来,俺家的牛走丢了,这都找了一天了,也没找着。”
  “真的啊?能是丢了吗?今天你不在家的时候都谁去你家了?”张福根一个激灵,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管辖的范围内啊,况且村民们都很清白,不会有人偷他家的牛啊。
  “今天我离开家之前有两个贼眉鼠眼的人去俺家收牛,他们给的价钱忒低了,一看就不像是正经收牛的,俺也没搭理他们就走了。”王大彪扶着张福根家的墙说道:“你看这件事咋办啊?”
  “啥咋办啊?赶紧带我去你家瞧瞧。”张福根拍拍王英的肩膀:“你先回屋睡觉,我待会就回来。”
  张福根跟着王大彪去了他们家,牛圈完好无损,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被偷盗过的痕迹。
  “这也不像是被偷的啊,你在想想,有没有谁来过呢?”张福根抱着膀子说道:“这事不小,要是没有眉目的话,咱还得报警。”
  “报啥警啊,这事咱也丢不起那人啊,哪有大白天就把牛丢了的。”王大彪说道:“我怕找你来就是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这哪找去啊,要是你真的不想报警的话,那我还真得琢磨琢磨。”
  张福根想着王大彪的妹妹都初中快毕业了,也不知道长的啥样了,先看看再说,不管能不能发生点故事,看看还是好的。“这样吧,我到你们家的屋里琢磨琢磨。”
  “哦,那成,你到屋里帮我琢磨琢磨。”王大彪请张福根进了屋子。
  张福根坐在王大彪家的屋子里。王大彪的媳妇坐在炕头看电视,他的妹妹就坐在对面学习,她穿着一身初中的校服,可能是因为初中生想的没有那么多,生理跟心理上也没有那么成熟,所以她们的校服上身是一件T恤型的小衫,下面是一件短裙,说是短裙,也不算太断,刚好覆盖住女孩子的膝盖,背对着张福根的女孩子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垂在身后,那么乌黑的自然垂着。
  “这就是你妹子吧,这两年一直都忙着学习了吧,都没见她出来溜达。”张福根指着王大彪的妹子说道:“你瞧瞧,不愧是大学生的苗子,学的多认真啊。”
  “恩,我妹子可争气了,我们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了,就指着她能给我们王家出人头地呢。”王大彪自豪的说道:“将来我这妹子肯定能出息人,现在学的好着呢。”
  “恩,这要是真考上了大学,咱们村里还真就这么一个呢,到时候村里一定奖励一下。”
  “妹子,过来。”王大彪叫着他的妹子。
  “哦。”王大彪的妹子站起来,张福根看着她的背影,一双细嫩短小的在裙子下面垂出来,脚上蹬着一双雪白的高桩的棉质的袜子,在透明的拖鞋下显得更加具有诱惑。转过身来的时候,王大彪的妹子的小脸蛋更是让张福根决定可爱漂亮,有句话说的好,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就没有难看的,虽然王大彪的妹子姿色平平,不过接着青春的气息,看上去仍旧是楚楚动人。23Wx
  23Wx
  “叫福根叔。”王大彪拉着妹妹的手站在了张福根的面前。
  “叫啥子叔叔啊,你搞错辈分了吧,咱俩是哥俩你咋叫她管我叫叔叔呢。”张福根说道:“还是叫福根哥吧,我听着顺耳。”
  “福根哥。”王大彪的妹妹娇声的说道。
  “恩,你以后有啥子打算啊?打算考到啥子大学呢?”张福根盯着王大彪的妹子看,别说,虽然是岁数不大,前面发展的还挺快,两个包包狠狠的撑着她的衣服,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也这么的。“要是考的好的话,村里就能拿钱供你上大学。”
  “我呀,我就惦记着北京的大学,就想上北京的清华跟北大,别的地方的大学我还真没兴趣。”王大彪的妹子扭着水嫩的小腰说道:“福根哥,你说了真算啊,我靠上大学的话,你真帮我拿学费啥的?”
  “恩。只要那个时候我还在村里当这个村长,我就一定会说话算话的。”张福根往王大彪妹子的瞄了一眼,倒是年轻,啥子地方看着都那么的嫩,尤其是那两条腿,咋看都是那么水嫩的,要是掐上去应该都能掐出水来。这一份还真让张福根心动了,要是能把她骑在身子下面干一场,那就爽翻了,那一份就算是自己的了。要是真能骑着干一场的话,一定先摸着她的腿,然后好好的看看她的下面,之后再猛猛的上去干一次,忒好了。
  “福根哥,你愣神想啥呢?”王大彪的妹子手在张福根面前晃动着自己的小手:“瞧你都发呆了,是不是帮着想俺家的牛被谁弄去了。”
  “没啥事,我就瞎琢磨一下。这事你哥不打算报警,那咱就得想招让贼慢慢的自己跳出来了。”
  “那你有招了?谁当了贼还会自己跳出来啊。”王大彪的妹子捂着嘴笑:“福根哥你是不是逗我们玩呢?”
  “我逗你干啥啊,这贼当然不会自己说了,所以咱们要想招让他自己跳出来啊。”张福根看着王大彪的妹妹,越看是越招人稀罕:“那个啥,你叫啥来着?”
  “我叫王月啊。”王月说道:“福根哥,你可要想招把这个贼抓住啊,这贼忒损了点,下午我嫂子出去买了一点东西就把俺家的牛给折腾走了。”
  “是吗?”张福根转过身子看了看王大彪的老婆。她正坐在炕头靠在墙上上火呢。这牛就是因为她去卖点跟人唠嗑那会丢的。王大彪的老婆穿着一身淡淡的像是睡衣的衣服,在农村睡觉穿这种衣服很正常,衣服一般都是纱料的,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隔着衣裤就能将能看到里面的衣着,她的里面都是红色的小衣服,红色的罩子,红色的裤衩。在纱料的映衬下影影绰绰的也让人怦然心动,王大彪的婆娘脸蛋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张福根看的。看上去应该是浑身都有点燥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