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104【偷牛@夜审】

  “那你有没有发现你走了之后,谁来过你们家啊?”张福根盯着王大彪的婆娘问,其实是盯着她若隐若现的两只大兔子问:“有没有发现啥可疑的情况啊?”
  “没有啊,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碰见了李德顺,这家伙贼眉鼠眼的看着我,我也没敢理他。”王大彪的婆娘下意识的把双手扣在自己的兔子上面:“该不会他对俺家的牛打上了啥主意吧?”
  “这个可不保准,谁都可疑。”张福根挪回自己的目光,盯着王大彪的妹妹的小身子看:“这事儿我还真得好好的琢磨琢磨。要是这个贼是咱们村的话,肯定得找出来送进去,这还了得了,对了,你说李德顺贼眉鼠眼的到在你们家这转悠?”
  “啊。贼眉鼠眼的,一看见我还挺慌张的。”王大彪的婆娘很肯定的说道:“我看这事跟他脱不了干系,最近一段时间,他糟蹋了不少钱,能不想点来钱的道吗。”
  “说的也是,一会我去李德顺家看看,这小子要是敢偷牛。老子饶不了他。”张福根贪婪的最后瞄了一眼两个女人,这才背着手出了王大彪的家里。
  “张村长,这事就拜托你了五,你一定要给俺们查出来啊。”王大彪的婆娘在屋子门口喊。
  “你放心吧,肯定能。”张福根答道。
  在路上张福根琢磨了一下,李德顺这个人虽然是色胆包天,但是要真是干起这种偷牛的勾当恐怕是还没有那个胆子,他这个人也就是偷人牛。不过也不好,没有钱偷人的话,他就得偷牛换钱偷人。
  张福根去了李德顺的家,想找他谈谈,做了亏心事的人一定都会心虚,如果牛是他偷的,那么一提到这件事,他一定会发毛的。
  到了李德顺的家里一看,李德顺还没在家,他婆娘说李德顺好像是出去了,都走了一个下午了,说今天晚上不来住,张福根一算,刚好跟王大彪家的牛丢的时间吻合上,难道这家伙真的铤而走险了?
  “张村长,你看这李德顺也没在家。”李德顺的婆娘穿着小背心裤衩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你找他有啥事吗?”
  “没啥事,我就是想过来找他唠唠嗑。”张福根见李德顺的婆娘从被窝里面钻出来就知道她是啥意思了,一定是又想自己的大家伙了。“那个啥,你知道他去哪了不?”
  “不知道,好像说啥子牛市。”李德顺的婆娘想了想说道:“他在电话里也没咋说清楚,就说自己在啥子牛市等人,好像是神秘兮兮的。”
  “哦,牛市。”张福根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这个李德顺居然真的干起了这个勾当。“那啥,你给他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就说我找他到村委会里上班。”
  “真的?就他那德行还能去村委会上班呢?“李德顺的婆娘信以为真:“张村长,那你想让他干啥呢?”
  “我想让他给我干一个副手。”张福根只能用高官来引诱李德顺回来,只要他回来的话,相信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你马上给他打电话,明天早上就让他去咱们的村委会里上班。”
  “可是我现在联系不上他啊,他是用公用电话往家里打的电话。”李德顺的婆娘说道:“你看这事闹的,要是他晚回来两天成不成啊?”
  “玩两天这好差事指不定就是谁的了,最好明天就回来,要是晚了干不上的话可别怪我了。”张福根说道。23Wx
  23Wx
  “成,这也没招了,现在又找不着他,要是他干不上的话,就说明他没这个福气了。谁都怨不着了。”李德顺的婆娘叹了一口气:“你说这家伙好好的,咋就跑到啥牛市去了呢,这不是愁死人了。”
  “这我也没招了,这个李德顺啊。”张福根坐在炕沿边上点上了一根烟,他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就是想坐着休息一会,这东跑西颠的也怪累人的。
  “张村长,你说我得咋感谢你好呢。”李德顺的婆娘坐到了张福根的身边,一条腿靠着张福根的:“你对我们家真好,要是我家李德顺知道你这么好,指不定感激成啥样呢。”
  “感激啥啊,只要他不给我添麻烦就成了。”张福根吧嗒着手上的烟,他琢磨着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李德顺干的话,应不应该报警。就他家现在的条件,如果李德顺再进去的话,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了,张福根只希望李德顺能按价赔给王大彪。“我可跟你说,我对你们家李德顺算是仁至义尽了,以后他有啥事可千万别说我不帮他啊。”
  “恩,我知道,你对我们家那是一百个好,我心里能没数吗?”李德顺的婆娘用腿蹭了一下张福根的身子,看着像是无意,实则有心,两次被张福根的大家伙折腾下来,李德顺的婆娘已经早就不满足李德顺的那小家伙了,而且李德顺对自己也没了啥激情,一上来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啥时候把他的那点玩意整出来就算是拉到,别的啥都不管。
  “成,只要你们记着就好,我张福根也没啥能耐,能护住的时候,我一定护着你们,但是如果护不住的话,我也没招了。”张福根这是提前给李德顺的婆娘打了一个预防针。希望她能从中听出来一点啥子。
  “张村长,那还有啥护着的,我家李德顺真的去了村委的话,一定听你的,你说啥就是啥,这总成了吧。”李德顺的婆娘见张福根不为所动,不禁加大了一点力度,手又不经意的放在了张福根的上:“张村长,你说我得咋感谢你呢,你看我们家,要吃喝没吃喝的,要钱没钱,就是有两个人。”
  这么明了的张福根能听出来吗,不过他是对这个娘们真的没了想法了,这两天折腾的张福根啥都不想干了,不过要是遇到像是王大彪的妹妹跟他婆娘那样的,张福根还是很乐意干的,这种半老徐娘张福根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个啥,那我就走了,今儿这事你想招早点跟李德顺说。”
  “张村长,你忙啥的,再坐一会吧,反正回去这么早你也没啥干的,就在这呆着呗。”李德顺的婆娘抱住了张福根的双肩:“我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也怪没意思的,咱俩唠会,你都快结婚的人了。就这么怕媳妇啊。”
  “我怕她干啥啊?”张福根只好又坐了下来,不然真被李德顺的婆娘形容成妻管严了:“那成,就在跟你唠会。”
  “就是啊,你是不是惦记着回去搂着王英睡觉啊?”李德顺的婆娘这次干脆抱住了张福根的腰,自己贴在他的后背上用两个大兔子蹭着:“你现在是不是一天晚上不搂着你的娘们睡觉都难受啊。”
  “废话,这娘们娶家里来不就是晚上给自己搂着的吗。”张福根依旧是不为所动,安静的坐在炕沿边上:“难道你们家的李德顺把你娶回来就不是为了搂着你啊。”
  “别提了,刚给我娶回来那会,我家那个死鬼,一天晚上都折腾我好几次,也不管我疼不疼,你说我当时刚开苞,他也不知道心疼我一点,就是一顿折腾,刚开始的那段日子每天晚上给我疼得呢,早上起老腿都不好使了。”
  “你说这些干啥啊?我可没你们家李德顺那么凶猛,每天晚上也就一次,哪有他那么多精力啊。”张福根说道:“我这白天在村里忙着,晚上回家在炕上玩命的忙,那这小身子骨不就报废了吗。”
  “还是你知道疼人啊。我家那个死鬼要是想你这样的话,也不至于过两个月就完蛋了,以后平均都不到每天一次了。”李德顺的婆娘有些抱怨:“福根,你说你们这群年轻人当中也就你知道疼个人儿,听苏巧云说她家的那个马上川跟我们家的那个死鬼一样,也不管你疼不疼,上来就是整。现在可倒好了,让他整都整不动了,骑人家别的老娘们吗,眼珠子瞪的溜圆。”
  “男人不都这样吗,家花再好它也没有野花香啊。”张福根试着往炕沿外面挪了一下,李德顺婆婆娘的身子也跟了过来,贴的还真严实。想甩都甩不掉。“你们家李德顺可***是男人中的极品,他是有个娘们就成,有个娘们他就敢骑。”
  “他这人就那样,除了我,哪个娘们他都不想放过,我这辈子跟他过的憋屈,都这么大岁数了,要不然我一准跟他离婚。”李德顺的婆娘突然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小背心里面,抓捏了几下自己的大兔子,扯掉了自己的背心,然后侧着身子栽在了张福根的怀里:“福根,你说那两次你都把婶子给折腾完了,现在你还想不想在折腾婶子了。”
  “我折腾你啥啊,你没看我这几天都忙的脚打后脑勺了,那大棚,村里的事也够我忙活的了,我哪有时间想这些事儿啊。”张福根想站起来可是李德顺的婆娘的身子压在自己的腿上,站不起来。
  “那婶子咋还想了呢。老是惦记着呢。”李德顺的婆娘刷的就把自己的裤衩子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