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110 【炕上@激战】(1)

  张福根听王英这么一说都乐坏了,想着自己能凭借自己的大家伙创造出来个一男半女,也就说明自己大家伙里面那点东西还算是中用的,但是马上张福根就有点乐不起来了,因为王英的手伸到自己的裤子上,都要解开自己的腰带了,这是一个啥概念啊,如果被她把腰带接下来把裤子扒下来,那自己的裤衩子丢了的事情不就一下子就暴露了,想解释都解释不开了,裤衩子干啥能整丢啊,那玩意在里面穿着呢。
  “英子啊,今儿晚上还真不成。”张福根急忙抓住王英的手。“一会儿我还得去趟村里,刚才我给忘了,还得解决一下李德顺偷牛的事情呢。这事可拖不了,时间长了这家伙就不好整了。”
  “那也不用今天晚上就去吧,至于这么着急吗?”王英握着张福根的手没有放开,还有接着去解腰带的趋势:“明天早上去不是一样的吗。”
  “我怕夜长梦多啊,明天早上就不弄了,你说万一这个人跑了或是中间出了一点岔子咋办啊?”张福根护住自己的腰带:“英子,明天咱再弄吧,也不差这一个晚上。”
  “那哪成啊,我算着也就是今天最准了。”王英不屈不挠的在张福根的腰带上做着斗争:“要不咱就先弄一次,然后你再去处理你的事儿取,没准这一次就中标了呢。”
  “哪有那么容易啊,不成啊步,我得马上去,要不就等着我回来再说吧。”张福根掰开了王英的手,在她的腿窝子上摸了一把,跳下了炕:“你等着啊,等我回来咱再做。”
  “福根,福根。”王英喊了几声,失落的躺在了炕上。
  张福根逃一样的跑出了家门,然后就是一个人在村里的路上溜达,他想一定要等王英睡了才能回去,否则自己裤衩子的事情一定穿帮。
  “张村长,都这么晚了,还一个人溜达呢,咋不回家陪着你老婆呢。”走过来的是陆海,手里拎着一瓶白酒,满面春风说道:“咋?还得先凉快凉快才回去做啊?”
  “哪有啊,别说了,我都憋屈死了,不让我上炕睡觉了。”张福根装着叹了一口气,然后抽了两口烟说道:“你买酒干啥啊?家里来人了?”
  “没有,这不是我今天过生日吗,家里也没啥好吃的了,我就琢磨着整一瓶酒回去自个整两口。”陆海在张福根的面前晃动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酒瓶子:“我这一辈子都过来了大半辈子,以后也不知道还能过几个生日,这趁着还能喝就得喝点啊。”
  “是啊,正好我也没地方去,到你们家里整两杯。”
  “好啊。”陆海正想着要巴结一下张福根,张福根这个人有点能耐,将来肯定得升官,只要他替自己美言几句,他走了以后,这个村长还得是他的。”对了,张村长,今天那个王大彪家的牛是咋回事啊?我咋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呢。“
  “这事儿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这里边的道道多着呢。”
  “那成,不该打听的我也不打听了,咱喝酒去,喝酒去。”
  张福根坐在陆海家的炕上这才发现他们家的三个女人像是三只小老虎一样的盯着自己看呢,估计这三个人都想了,不过陆小雅的眼神没有她们娘俩那么凶猛,可能是怕自己喝醉了。
  “小雅,坐我这来。”张福根拍拍身边的位置,他想用陆小雅挡住这娘俩的视线,一看见她们娘俩那目光,张福根就有点想要那个。陆海还没喝醉呢,暂时先不能想这些,说着话端起了杯子:“咱俩干一个,我也不会说哈,就祝你生日快乐吧。”
  “快乐,快乐。”陆海端起了杯子。
  “福根,我也要跟你喝酒。”陆小梅凑了上来,贴着张福根的身子说道:“咱俩同学一场,现在你出息人了,我得祝贺你一下啊。”
  “我这算啥出息人啊。”张福根又倒上了一点酒:“哪有你个大学生好啊,将来出来就是坐办公室的,哪像我们这些种地的整天风吹日晒的。”
  “不会吧,我将来毕业的话要是能找着你这样的人就好了。”陆小梅有点急不可耐的用自己的脚在桌子下面蹭着张福根的脚:“你现在多好啊,要多风光有多风光,这么年轻就当了村长,以后还不得当个县长省长啥的啊。”
  “你就别夸我了,我哪有那本事啊。”张福根抿着酒抽回了自己脚丫子,被陆小梅的热乎乎的脚一蹭,张福根当时就有点晕。为了不让陆海看着自己干他的女儿,张福根还是认为慎重一点好,可能陆小梅的脚追了过来,这次居然放肆到蹭起了张福根的腿。
  “福根,你这人就是这点好,忒谦虚了,你说哪个女人要是跟了你,还不得幸福死啊。”说着陆小梅瞟了一眼张福根的下面,那意思是说你这大家伙要是一辈子都伺候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能被你这在扎的幸福死。“你这人这么厉害,哪个娘们不想嫁给你啊。”
  “你这大学生还能想着嫁给我啊?我就是一个小农民。”张福根放下杯子,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变化,就把手伸到了下面,装着是摆弄自己的腿,实际上是握着陆小梅的玉足把玩着。“哪有大学生愿意嫁给咱农民的。”
  “要是我我就愿意嫁给你这样的人呢,要是真的嫁了你,这辈子保准能幸福死。”陆小梅的脚趾微微向上翘着,这样张福根摸着会更有手感,也会更舒坦。
  “你们俩说啥呢?傻孩子。”陆海打断了两个人,端着杯子撞了过来:“福根,咱喝酒。”
  “喝就喝,我怕你啊。”张福根的另一只手还在下面玩弄了陆小梅的脚,她穿的是纱布袜子,摸着能从缝隙中感觉的到她脚面的滑嫩跟温度。“你过生日也不早说一声,好歹我也得安排你一桌啊,把村委会的人都叫上,咱好好的乐呵一下。”
  “乐呵啥啊,又不是七老八十的。”陆海喝了酒夹了两口菜:“福根,你说你要是真把这大棚跟荒山都整明白了,是不是马上就得提干了。”
  “我就知道你还惦记着这个村长呢,你放心吧,我要是真提干了的话,这个村长还给你。”张福根何等聪明,听陆海一说,就知道他心里想着啥呢。
  “福根,你真厉害啊,又要提干了?”陆小梅接过话:“看来想嫁给你还真就是都难了呢。”
  “有啥难的?能有人愿意嫁给我,我就烧高香了。”张福根在陆小梅的身子往他这边挪动了一下之后手向上一滑,碰触到了她的裤子,滑动了几下,又把手挪了回来。
  “好啊,我现在就嫁给你,你把王英给休了吧。”陆小梅笑着冲张福根眨眨眼:“你敢吗?”
  “那不成啊,人家都要给我生孩子呢,哪能说不干就不干,你给我生孩子我就干。”张福根也豁出去了,陆家的人都在这吃饭呢陆小梅都敢这么放肆,我张福根怕啥的啊。况且俩人是笑着说的。看着也像是在开玩笑,实际上这里面的说道多着呢。俩人已经不是一次干过能怀上孩子的事了。
  “我可不怕你,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啊?”陆小梅笑着说。
  “成了,你看你们两个孩子都说啥呢。”陆海再次打断。“喝酒,喝酒。”
  张福根心说你个老东西还没喝醉呢,要不把你给整醉了,你肯定是要耽误老子的好事了。真把你整多了。搞不好老子把这娘三个都骑了,来个三个人一起伺候老子,那岂不是爽翻了。想着,张福根就端起了酒杯说道:“以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啊,我没想到自己能把你顶下来,要不然你这个村长还得干的好好的。这杯算是我给你赔罪的。”
  “哎,不行,这杯你不能喝,这事儿跟你有啥关系啊,你不替我的话,可能还有人替我呢,这杯酒我喝你别喝了。”陆海被张福根揭开了伤疤,心里当然很不舒坦,为了装作自己很大度,又不能让自己太小气了,免得被人笑话。这一杯酒下肚后,李德顺就有点晕了,可能是跟心情有关。
  “还能喝吗?我看你醉了,咱别喝了吧。”张福根就知道陆海在这个时候不能善罢甘休,刚刚提起了他的伤心事,这会他一定玩命的喝酒找个心里平衡,照这个事态发展下去,把他灌醉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咋不能喝呢,别说这点酒了,就是再来点我也能喝。”陆海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不相信你就看着,这杯酒我自个喝,你看我醉不醉。”
  “你还真能喝啊,这都没咋地啊。”张福根已经抿着嘴笑了,看着陆海估计是快要不行了,眼睛都发直了。“再喝可真就醉了,你眼睛都直了。”
  “没。没事儿,我还成。”陆海又接连喝了两杯酒,这一瓶的白酒,张福根只抿了一点,其余的都叫陆海喝了,喝完了又把自己前两天剩下的半瓶也给干了。
  这么一通神喝下来,陆海受不了了,当时就趴在桌子上说是困了,先打个盹,然后咋叫都叫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