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115【炕里@温柔乡】(2)

  “啊,福根哥,你。啊。”陆小雅没有想到张福根会一下子就扎进来,主要的是她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跟张福根做了一次,那次张福根很怜惜她,并没有很用力,尽管是破了身了,但是在张福根的温柔下,陆小雅基本上是不算痛苦,这是第二次,身体上还有完全的恢复过来。被张福根这么凶猛的一冲,自然是有点说不来的疼痛,疼的陆小雅的眼泪直在眼圈上转悠:“福根哥,你,你,我疼。”
  “小雅乖哦,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哥就疼你,不使劲扎你了。”张福根抽出自己的家伙,在陆小雅的洞口处一点点的摩擦。
  “恩。”陆小雅点点头,此刻她特别的希望张福根能在她身上早点喷射出来,这样他就能早点下去,自己少遭罪,也能少丢人了。
  “这才乖啊,这才是我的小雅妹妹呢。”张福根在陆小雅的玉门前面接着蹭了几下后,一点点的把自己的家伙送了进去,很轻柔的方式,一边进入一边问小雅:“这次好点了吗?”
  “恩,好点了。”小雅娇嗔一声,眼睛微闭。看着像是还有一点享受的意思。
  张福根再接再厉,在陆小雅重的身上慢慢的进进出出了一会儿,然后试着提高了速度,问小雅:“这次呢?好点了吗?”
  “恩,好,好多了。”陆小雅似乎是觉得自己的下面被一根光滑的棒子扎来扎去,很舒坦,没有了一点的疼痛,先前还有一点紧张,张福根慢慢的进来的时候也有一点点的疼痛感,尽管这种感觉不是很强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完全的放松下来,虽然说是张福根提高了速度,她还是很享受的了,正是张福根的大家伙让自己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这些感觉像是血液一样充斥着她的全身,更多的是被塞满的满足感:“福根哥,我,我,我现在一点都不疼了。”陆小雅的言外之意就是让张福根在继续努力冲击,作为一个刚破身的害羞女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哦,我明白了。”张福根咧着大嘴一笑,然后兜住陆小雅的两条腿,从正面对她采取了猛烈的冲击:“小雅,你记着,你要你别惦记别的,放松下来,你一定能尝到作为一个女人应该享受到的快乐。”
  陆小雅没有说话,嘴里的沉吟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脸上的红晕越加的明显,可能是她感觉自己叫出来的话会很丢人,因此一直都抑制着很多自己本能的反应。
  张福根在陆小雅的身上又进行了一系列的冲刺,陆小雅抬起头弓着腰,好像是要缩成一团一样,终于喊道:“恩,哦,福根哥哥,我不要了,我不行了,哦,现在咋感觉天旋地转的,好像我是要晕了,不行了,哦,福根哥,不要了。”
  张福根听着就停了下来,然后趴在陆小雅的身上,抓捏了几下她的兔子,笑嘻嘻的说道:“小雅。咋样?感觉很好吧,做女人就是爽吧?”
  陆小雅轻轻的点点头,这一次张福根真的是让她尝到了做一个真正女人的快乐,差点就被他的大家伙给挑晕了,可是陆小雅就是想不明白,为啥张福根的大家伙就进入自己的身子就会让自己有这种感觉,为啥男人跟女人干起这种事情就这么的兴奋,她就是不明白,以前的陆小雅也一直都不相信男人跟女人在一起还可以这么的xx,就是上次在苞米地里,自己咬着牙把处子之身都交给了张福根,她也没有感到一点点的快乐,只是想着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为啥这次张福根的大家伙就让自己这么兴奋呢,男女之间的事还真是好事!有意思!
  “小雅啊,你稀罕这种感觉吗?这种做女人的感觉。”张福根伏在陆小雅的身上,自己的家伙不时的扎两下,一来算是休息了,二来也给陆小雅一个缓解的机会,免得她又嚷着要晕了。
  “稀罕啊。”陆小雅红着脸说道:“福根哥,你,你说为啥我这次跟上次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呢,这次咋这样了呢?”
  “下次你这次还邪乎呢,我的傻小雅,以后你就知道做女人的好处。”张福根拱了几下后,感觉身上被啥东西拽着,扭头一看,是急的双眼通红的陆小梅。“你干啥啊?拽我干啥啊?”
  “轮到我了吧,现在就差我了。”陆小梅趁着张福根一愣的空当,抱住了他的腰部,随后往后一拉,张福根的家伙扑哧一下从陆小雅的身子里面抽了出来,陆小梅急忙瞅准机会,抓着张福根的大家伙反复的揉搓了几下:“福根,你不能就扔下我一个人啊,好歹这次也到我了吧。”
  “你咋这么着急呢,我跟小雅还没玩好呢。”张福根满意的笑着,反手摸了摸陆小梅的屁股说道:“那好,我就先伺候你,知道你的渴望最强烈了,总想着要把我占为己有呢。”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大门咣当的响了一下,一阵脚步声传来,几个人都一愣,然后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幸好当时的窗帘是放下来的,不然一定被人看到四个人放荡的场面,四个人里面最害怕的要数陆小雅了,她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情景啊,吓得自己缩成一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其实就是陆海的婆娘了,自己不但是背着张福根跟张福根搞,还带着自己的女儿跟侄女,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自己这张老脸往哪搁啊。最不担心的也就要数张福根跟陆小梅了,这俩人骨子里都透着那股子骚&劲,谁来了他们都不会在意,所以俩人的表情还挺自然的。
  “哎呀,门忘了插了。”陆海的婆娘一拍,惊慌失措。
  “陆海兄弟在家吗?”窗子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是徐会计,张福根的心当时就放了下来,这可是自己的下属,指着自己生存呢。就算是他进来看到了这个场面也不敢说出去,否则就甭想在干这个村会计了。
  “睡了,睡了,我们都睡了。”陆海的婆娘颤抖着回答。
  “睡了?今天不是他过生日吗?一起干了那么多钱,我来给他过个生日,叫起来,我还没喝酒呢,酒菜我都带来了。”徐会计现在不归陆海管了,说话也理直气壮了很多。“咋还睡这么早呢,整起来,我们哥两个喝点酒。”
  “他,他,他喝醉了。”陆海的婆娘有点结结巴巴。
  “喝醉了?咋子可能呢,他那么能喝,得,我还是自己进来叫他吧。”徐会计的步子朝着门的方向走来。
  “别,别,别进来,我们真的睡了,我,我们都没穿衣服。”陆海的婆娘吓得都快魂飞魄散了。“你,你还是回去吧,明儿个,我叫陆海找你喝酒去,你看成不成。”
  “那哪成啊,他今天过生日,又不是明天。”徐会计停下了脚步,冲着窗子这边喊道:“嫂子,你们家门是不是插上了,给我开开。”
  “我,我们真的都没穿衣服,再,再说了,今天都这么晚了,我怕别人说啥闲话。”陆海的婆娘急的就差眼泪没掉下来了:“大兄弟,你,你还是回吧。太晚了不方便。”
  “有啥不方便的,陆海又不是没在家,我看就方便,我这饭菜啥的都拿来了,你就把门开开,我们哥俩整两盅就成,”徐会计好像是真没有要走的意思,赖在门外:“嫂子,你开门啊,你穿不穿衣服能咋的,我又不看你,我就是来喝酒的。”
  “陆海真的喝醉了,你不信啊?”
  “信啥啊信,他那么能喝,我看你就把门给我开开啊,快点的啊。要不然我就撞门了。”徐会计来到门外,顿了顿说道:“都跟我说了这么半天了,你早就应该把衣服都穿上了吧。”
  “徐会计你。”陆海的婆娘一瞅这情形,自己不过去开门他就要闯进来了,为了不暴露自己跟张福根他们在这屋的炕上干这种事情。陆海的婆娘灵机一动心一横,光着身子就下了炕,她是这么琢磨的,自己光着身子给徐会计开门。他一看自己啥都没穿,而且是在夜里,他还能张罗着进屋吗。这也说明自己没撒谎,她都想好了,开门的时候装出一副跟生气的样子,最好来点怒斥的语句,这样就能更打发走徐会计了。
  “妈。”陆小梅轻叫了一声,然后指指陆海婆娘的身上,那意思您老人家还光着身子呢。
  陆海婆娘眉头一皱,点点头,迈着步子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福根哥,我害怕。”陆小雅扎进张福根的怀里,脑袋紧紧的靠在他的腋下,身上有点哆嗦:“福根哥,不会有事吧。”
  “能有啥事,小雅别怕,有福根哥在这呢,谁都不好使。”张福根拍拍陆小雅的肩膀:“没事儿,没事儿,你婶子不是去赶人家了吗,等她回来咱们几个接着搞。”
  “还来啊?”陆小雅张大了嘴巴,抬起头看着张福根。
  “必须的。今天晚上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得玩够了,咱们四个人都得舒坦好了。”张福根浅浅一笑,压根就没把徐会计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