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118 【炕里@温柔乡】(5)

  张福根也看出来了陆小梅的表情,知道她坚持不下去了,张福根就是想跟他们娘三个一起玩,所以不想这么快就把陆小梅给干晕了,于是就拽起来了身边的陆海婆娘,二话没说,兜着她的身子,就从正面冲击了下去,陆海的婆娘不知道张福根拽自己起来是啥意思,等他的家伙扎进来的时候,这才恍然大悟,乐颠颠的迎合着张福根。
  “福根,你真厉害啊,这么半天还没射呢,我以为你早射了呢。”陆海的婆娘扭动着自己的屁股,乐的有点手舞足蹈。“福根,你真是好样的,你是男人中的极品啊。”
  张福根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了一下气喘吁吁顺便很享受的陆小梅。想了想之后,喊了一声陆小雅:“小雅,你过来。”
  “福根哥,干啥啊?”陆小雅不明缘由的走了过来。“你不是忙着呢吗?找我过来干啥啊?”
  “你趴着,趴在你婶子身上。”张福根是一种完全不容拒绝的口气。
  “啊?”陆小雅愣了一下,至随后看着在张福根身下的陶醉的婶子,身子突然就抖了一下,自己郁闷里流出来的液体顺着腿的内侧淌了下来。
  “想啥呢,赶紧趴着啊,哥今天好好的伺候你们娘三个一下。”张福根拍了一下陆海婆娘拱起的腰:“你就趴这吧。”
  “哦。”陆小雅不情愿的趴在了自己婶子的身上,屁股扭向了张福根的一侧,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也不想挣扎了,就是想不明白,自己跟张福根也做了这种事情,为啥就没有姐姐跟婶子做的那么兴奋那么极致,难道是自己刚才太过于排斥了?想着陆小雅也想尝尝那种味道,况且张福根刚才做的那次也让自己很是xx呢。所以就老老实实的趴了下来。
  张福根盯着陆小雅的下面,然后手指就划破她的两片花瓣,直接按住了她玉门洞口上面的黄豆粒,告诉的运转起来,这里是女人全身对男人最敏感的地方,想要女人开心,这里一定要弄好。也有利于自己进攻开发。弄了几下,陆小雅的身子瘫在陆海婆娘的身子上,双眼朦胧着说道:“福根哥,你别弄我了,我现在有点受不了了,福根哥。你跟婶子玩吧。”
  “别价啊,你们都有份,等我弄完了你婶子就来收拾你。”张福根在陆海婆娘身子上的速度骤起,搞的陆海婆娘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转过身瞅着张福根说道:“福根,咱趴下来好不好,这样我有点累了,哦。”
  “好啊,随便你。”张福根抽出自己的家伙,紧跟着就抱住陆小雅的双腿,陆小雅猝不及防,急忙用双手把住墙上的窗台,身子就这么被张福根悬了起来,随后张福根往后一带陆小雅的身子,自己的大家伙狠狠的就刺了下去,这一下差点就吧陆小雅的身子刺空,那种感觉奇妙急了,。张福根想在短时间内给陆小雅一个最佳状态,因为自己还要专心的对付陆海的婆娘,所以双手抱着陆小雅的脚的手把她的双脚搭在自己的身后,示意她能用脚勾住张福根的身子,按照张福根的意图,陆小雅的双脚真的就勾住了张福根的身子,张福根闲下来的两只手一只按住了陆小雅的花瓣拨弄,他就喜欢陆小雅那的花瓣,有着少女青春的美丽,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怕她掉下来:“小雅,这下感觉是不是好多了,这次一点都不疼了吧。”
  “恩,一点都不疼了。”陆小雅也顾不上羞涩了,嘴角一阵抽动,然后就狠狠的叫了起来,声音充满了少女的稚嫩跟青涩,别有一番风味。福根哥,哦,你说这是为啥啊,为啥这次一点都不疼了呢,哦。为啥啊?”
  “因为这次你有了很大的反应,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心里特别的希望哥好好伺候一顿啊?”张福根凶猛的抽刺起来,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让陆小雅达到最佳的状态,不过刚开始的一下,因为用力过猛,自己的大家伙头碰触到了陆小雅的底部,感觉到了一阵柔软的质感,很是让人怦然心动,这可是少女的最里侧,就应该这么柔嫩的,不过接下来张福根没有用那么大的力气,也没有想让陆小雅难过,只是点到为止,基本上是冲刺到了一半就抽了回来。
  “啊,福根哥,哦,我,我。哦。”陆小雅这次终于是知道了婶子跟姐姐为啥会那么的兴奋,原来被张福根的大家伙在自己的玉门里面这么反复的摩擦是这样的一个感觉,爽的不敢让人相信:“福根哥,我,哦,你,真的是很厉害,我明白了,女人为啥会,会喜欢你。”
  “哈哈,是吧,女人都是惦记着你福根哥的大家伙呢。”张福根在陆小雅的刺激下更是兴奋的不得了,这就说明自己从老娘们到少女都能给她们伺候的舒舒服服:“小雅啊,现在你知道你福根哥对你好了吧,以后还有这好事的话,我还叫你好不好?还让你尝尝福根哥的大家伙。”
  “哦,福根哥,你好坏啊。”陆小雅扭动着自己身子,这个姿势是她跟姐姐跟婶子学来的,刚开始看到的时候她不知道她们为啥要这么做,不过自己做了几下之后她就知道了,原来这么做之后张福根的大家伙会在自己扭动的时候从侧面扎到自己的洞壁上,在他的冲击下顺着褶皱的洞壁一路滑到最里面,被他扎在洞壁的感觉是一种麻酥酥的舒畅感,真的好享受,几下陆小雅就又达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境界,彷佛自己随着张福根的动作到达仙境一样。周围都是白茫茫的,根本看不清东西:“福根哥,哦。我,我看不清东西了。哦。福根哥,我,我快,为啥啊。哦。”
  “咋了?小雅,是不是感觉自己的下面有啥子水要喷出来啊?”张福根猫着腰,把双手放在陆小雅的兔子上面,别的他不想玩,就是喜欢她的兔子头,上面染满的是少女的清纯,尽管陆小雅已经被自己给破了,不过这里还是那么的招人稀罕,好像是百玩不厌一样。“那就是你达到了状态了,说明哥哥把你伺候的好,你要喷了。”
  “福根哥,你,好坏啊。”陆小雅感觉自己的下面那股子要喷涌的东西一下子就都喷了出来。浑身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按在窗台上的双手也再也按不住了。双手一抖,身子沉了下来,幸好张福根反应的快,抱住了陆小雅,不然她这下肯定是要摔的不轻啊。
  “小雅,你没事吧?”张福根慢慢的放下了陆小雅。“看看有没有碰破哪里?”
  “没事。”陆小雅摆摆手,仍旧沉浸在张福根刚才带给她的快乐之中,眼睛微微睁开抱着张福根脖子:“福根哥刚才的感觉太美妙了,我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说都说不出来,我不知道他们说的飘起来是啥感觉,刚才肯定比飘起来还要爽呢。”
  “没事,以后只要你不走,我会经常让你找到这种感觉的。”张福根摸摸陆小雅的脸蛋,特别爱惜的说道:“只要你没有事情就好。别想那么多了,以后我会找你的。”
  “恩。”陆小雅很感动的点点头,朝着张福根眨巴了几下眼睛笑笑,然后闭上眼睛继续陶醉着她的天堂。
  “好了,你休息一会,我还得整你婶子呢。”张福根放下陆小雅。
  “福根,快点来啊,我等着呢。”陆海的婆娘晃荡着屁股,意味深长的问张福根:“你是从后面来还是从前面来呢?”
  “哪面都一样,随便,我听你的,你咋舒坦咱就咋来。”张福根挪到陆海婆娘的身边。按了按她的玉门:“摆好姿势。”
  陆海的婆娘琢磨了一下,平躺在炕上,劈开自己的双腿,露出一道大缝隙留给张福根:“福根来吧,咱还是从前面来吧,这样咱俩干着都舒坦呢。”
  “成,那就从前面来。”张福根跪在了陆海婆娘的双腿中间,然后往前挪了一下,捏着自己的大家伙慢慢的送到了陆海婆娘的玉门前面,屁股一拱,扎了进去。
  “哦,福根,你的家伙可了不得了,就这么一下,哦,身子就要了命了.”陆海的婆娘已经等了挺长时间了,所以张福根的家伙一进来就感觉到了满足感:“福根,你狠点,我不怕你扎到底,你使劲。”
  “不怕就好,我还真就怕一会你就喊着疼了。”张福根把陆海婆娘的双腿根夹在自己的腋下,又把她的屁股往起抬了抬,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速度提升了一点,这个姿势根本就不肯恩有太高的速度,张福根也不想把速度整的太高,那样自己的感觉很强烈,唯恐留不住自己的那点精华,现在他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自己那点东西都留给陆小雅,他要让自己的液体浇灌一下陆小雅的身子。不禁斜着眼瞅了一下陆小雅,她还在自己的身边娇喘着,看样子自己刚才的冲击还够她享受一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