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当前位置:春野小农民 > 少女的诱惑 >

047姐妹双飞三人同乐(6)

  张福根知道这一下可能是用力过猛,让陆小雅一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动作要是再大一点话,很有可能就把她弄的身不由己的叫出来。所以张福根放慢了速度,只要她的手不杀过来也就没必要用力的搞她,毕竟是一个还没有跟男人睡过的处子,身体里本能的对这种轻轻充满了激情。不像那些老娘们一样,咋摸着都不过瘾,就想用自己下面的嘴把老爷们的家伙含进去吞吞吐吐。
  张福根的手慢下来之后,陆小雅的反应没有刚才那么强烈,慢慢的拿下了自己面前发完,皱着眉头盯着张福根。
  “喝酒啊,那个木青,还有陆小梅,你们都干啥呢?”张福根假装没有看见陆小雅的表情,叫着身边的女孩子端起酒杯接着喝酒。
  “你不搞了可以吗?算我求你了。”陆小雅的嘴巴贴到了张福根的耳边:“你现在弄的我很难受。”
  “哪儿难受啊?是不是下面老是痒痒啊。”张福根的手按着陆小雅的黄豆粒狠狠的揉搓了几下:“现在有没有过瘾啊?”
  “恩。”陆小雅轻轻的一声装闷哼:“我真的弄的我好难受,这么人都瞅着呢,求你了。”
  “没事儿,你一边吃饭,还一边有男人伺候着,多享受啊。”张福根可没打算收手,他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陆小雅干那事儿,但是就是想摸,想好好的摸摸一个处子身体最神秘的地方。
  “我。我真的难受啊。”陆小雅的声音中伴随着一阵轻快的爽朗:“你真的不要在搞了。”
  “你别吵吵了,一会儿人家都知道了。”张福根正了正身子,再次显示了自己无比厉害的手上功夫,手开始在她的黄豆粒跟玉门之间滑动,偶尔也用指尖轻点一下陆小雅的玉门,点的她荡漾,摸的她红光满面。
  几个来回的摩擦,陆小雅的身子再次颤抖起来,比前两次要明显的多,咬着嘴唇死死的看着张福根。做了一个‘我不行了’的口型。
  张福根知道这姑娘准是要泄了,一个清纯的少女哪能禁得住自己这么强烈的冲击呢,那好,就让你泄一下。张福根的手高速在她的黄豆粒上旋转起来。
  只听陆小雅“啊”的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张福根的手上也被粘糊糊的液体冲击了一下。随即便抽出了手。
  “你咋了小雅?”陆小梅听到了陆小雅畅快淋漓的一声叫喊。
  陆小雅趴在桌子上摆了摆手,待那份快感完全消退后,抬起头冲着陆小梅说:“我刚才吃鱼卡着刺了,现在好了。”
  “小心点啊。”陆小梅关心的说道。
  “恩,知道了。我吃完了。”陆小雅放在碗筷跑进了屋子,生怕张福根再次冲击过来,自己承受不了。
  张福根喝了两口酒,突然想到一件事,这个陆小雅刚才泄了,现在裤衩子上一定是沾满了黏液,估计这会儿应该是在陆小梅的房间里换裤衩子呢,那得去看看。张福根谎称自己去尿尿,转悠转悠就转悠到了陆小梅的房间后面,靠着墙慢慢的探出头,事情跟他想的完全吻合,陆小雅在炕沿边上坐了一会儿后,从她的小包袱里面掏出了一件粉红色的小三角裤衩,然后插上了门,人脱了鞋到炕上把窗帘子放了下来,却忽略了后面的这个小窗户。做好一切后陆小雅坐在了炕沿边上,弯曲起两条腿,看了看自己的那里,眉头一皱。张福根看的真切,她穿的是一条红色小三角裤衩,上面有点斑驳的痕迹,而且裤长的缝隙中还暴露出几根细小的毛毛,若隐若现,在两条之中尤显黑的扎眼,张福根按着自己的刚膨胀家伙特别有耐心的看着。
  陆小雅把自己的手伸到了裙子里面,按住小裤衩的上面往下一拉,在张福根的注视中,那条红色的小裤衩慢慢由玉门处向下滑来,一路滑倒了腿弯处,陆小雅的动作停了一下,身后拿过身边不远处的一卷卫生纸,撕了一小块下来,伸到自己的玉门擦拭了一下,又在小裤衩上轻轻的擦了擦。这才放心的把自己的红色裤衩子脱了下来。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面,两只手放在两条腿的内侧,把着自己的双腿,瞅了有一阵子的功夫,张福根也就顺着她的双腿往里面望了望,她的毛毛不是很多,隔着玻璃也看不忒清楚,只是隐约的好像是看到了她那两篇稚嫩的花瓣和曾经春潮过的玉门,的确是远远要比苏巧云的嫩上好多,那才一片真的未被开垦的土地,一切都散发着少女的芬芳。张福根挺了挺自己腰,心说,只要你在这住下来,总有一天我的大家伙会狠狠的扎进去,让你瓜熟蒂落,狠狠的扎破你那层薄薄的膜子,让你也常常女人第一次的滋味。
  陆小雅擦完了之后,双腿平伸,将自己的的两只小脚插进裤衩的两个缝隙中,拽着裤衩的上部拉了上来,直到裙子最下面,然后又按了按自己的玉门,可能是在琢磨为啥子张福根搞着会那么的舒坦,几下后,女孩子拿起地上的鞋子,翘着脚趾把玉足伸了进去,从炕上下来,下来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了一脸龌龊的张福根,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张福根浅浅一笑,离去。
  回到酒桌上的时候,女孩子们还在喝酒,并且情绪高涨,大有不醉不归的嚣张气焰。张福根笑着说道:“你们要是谁喝醉了,我去我们家睡觉,刚好我爸妈都不在家。”
  “去你家干啥啊?”木青醉意朦胧,倒是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魅力。
  “废话,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去我家我搂着你睡觉了。咋样?木青你去不去?”张福根笑着说道:“你要是去的话,我让你做一回真正的女人,让你知道我一个男人的厉害。”
  “我才不去呢,去了就被你占便宜了,你当我傻啊?”木青道:“我要是想找男人就找我对象了,还用得着在这跟你磨叽啊。”
  “对了,你跟你对象有没有睡过啊?”张福根过来搂着木青:“你对象猛不猛?”
  “还成吧,估计比你猛多了。”木青瞅着张福根笑:“现在不都是结婚以前就住在一起吗。电视上说这叫适婚。”
  “是吗?你的想法咋这么超前啊。要不咱俩也试试。”郭兴旺撅着嘴巴亲了木青一下:“我让你跟我试完了之后再也不想跟你的男人干了,天天晚上都过来找我。”
  “我才不跟你试呢,你啥都没有。”
  “我咋啥都没有了呢。别的男人有的,我都有,我的还比别人的大呢。”
  “你啥玩意比别人大?”木青眼巴巴的看着张福根。
  “我啥玩意都比别人啊。”张福根握着木青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家伙上:“这儿大就要了女人的命了,还用得着别的地方大吗?”
  “得了吧你。”木青摸了一下就抽回了手:“我才懒得摸的东西呢,我嫌脏了我的手。”
  “哎,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了,还把不把我们这些老同学放在眼里了?”陆小梅喊道:“这大白天的,你们干啥子玩意儿呢?”
  “咋,你没摸着眼馋了啊?”张福根说道:“要不你就过来摸摸。咱不找你要钱,绝对免费。”
  “滚。”陆小梅白了张福根一眼:“有你这样的吗。真是的。咱不能再开这种玩笑了啊。”
  “不开就不开,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们开这种玩笑啊,我不是怕你们寂寞吗。”郭兴旺喝了一口酒,看看太阳,已经快要偏西,估计在跟这帮女孩子打会儿屁也就黑天了。
  “少来,现在最寂寞的就是你了。”木青在张福根的脸蛋子上拍了几下:“你瞅瞅给你寂寞的,直叫我们这些老同学摸你,我就纳闷了,就摸你几下你就爽了?”
  “必须的啊,我摸你你咋知道爽呢。”郭兴旺不削的说:“让你摸摸是想你知道一下咱不比别的男人差,家伙也大着呢。”
  “且!!”
  “得,我不跟你说了,说也说不明白。”张福根起身告辞,他是打算先去林琳家迷瞪一会儿,睡醒的时候,估计两个女人也就是刚好睡觉,那还不得听自己摆弄,自己咋干,她们都得依着。
  张福根出了院子就实在是憋不住了,刚才跟她们喝了那么多的啤酒,一直都没尿尿,这会儿才觉得膀胱憋的厉害,瞅瞅前后没人就掏出家伙扶着陆海家的院墙尿了起来,刚尿上,陆小雅就出来了,她是想告诉张福根一声,今天的事儿千万别说出去,在车上被张福根搞了一次,在酒桌前又被张福根搞了一次,而且还被他看到了换裤衩子,所以就怕张福根说出去丢人。她这一出来正好看见张福根甩着大家伙撒尿。
  “你,你咋子在这尿尿啊?”陆小雅扭过头捂上了眼睛。
  “我憋不住了。”张福根得瑟了一下,收起家伙放了进去:“你出来干啥子啊?”
  “我找你有点事儿,今儿,今儿的事你可别往出说啊。”陆小雅难为情的低着头。
  “不说就是了,你不来找我我也不能说的。”张福根吹起了口哨,大摇大摆的朝着林琳家走去,炕上还有两个大美女等着跟自己玩3P呢,没时间在这跟陆小雅瞎嘞嘞,越想到王英那身材那脸蛋张福根就越受不了,到了林琳家的时$第*一*文*学*首*发$候,他的家伙早就硬邦邦的难受。
  “福根,你来了。”林琳一见张福根进屋就兴冲冲的迎了上来:“咋样?今天晚上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张福根瞅了瞅屋子:“王英人呢?”
  “去给我买东西去了。”林琳急忙拉着张福根上了炕:“趁着她不在,咱先搞一会儿吧。”
  “好啊。”张福根也想先弄一弄,不然这个大家伙顶着自己的裤子实在是难受。“用不用脱衣服啊?”
  “大白天的脱啥子衣服啊。”林琳迫不及待的解开自己的裤腰带,一把就把自己的裤子脱到了腿弯处,伸手拉开张福根的裤子拉链,朝着自己的玉门就拽了过来。